不做提桶人,宁做管道人

一小时的工作换一小时的报酬;一个月的工作换一个月的报酬;一年的工作换一年的报酬——你是否落进了“时间换金钱”的陷阱?
柏波罗和布鲁诺一直渴望有一天能通过某种方式,让他们可以成为村里最富有的人。
一天,机会来了。村里决定雇他们两个把附近河里的水运到村广场的水缸里去,村里按每桶水一分钱的价钱付给他们。
布鲁诺大声嚷嚷着:“柏波罗,我们终于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一天可以提100桶水。一分钱一桶水的话,一天就是1元钱!我是富人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买双新鞋。一个月后,我就可以买一头母牛。六个月后,我就可以盖一间新房子。我们有全镇最好的工作。我们一周只需工作五天,就足以享受生活了!”
但柏波罗不像布鲁诺那么大喜过望。提了一天的大桶,他的手上已经起了泡。他害怕明天早上起来又要去工作。他发誓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将河里的水运到村里去。
“布鲁诺,我有一个计划。”第二天早上,当他们抓起水桶往河边奔时,柏波罗说,“一天来回提水才几分钱的报酬,太不划算了,干脆我们修一条管道将水从河里引进村里去吧。”
柏波罗白天将一部分时间用来提桶运水,另一部分时间以及周末用来建造管道。因为他的薪酬是根据运水的桶数来支付的,所以,他每天的收入很低,而他的管道要产生可观的效益,则要等到一两年以后。
布鲁诺每天赚的比柏波罗多一倍。他买了一头驴,配上全新的皮鞍,拴在他新盖的两层楼旁;他买了亮闪闪的新衣服,在乡村饭馆里吃可口的食物。村民尊称他为布鲁诺先生。
当布鲁诺晚间和周末睡在吊床上悠然自得时,柏波罗还在继续挖管道。头几个月,柏波罗的努力并没有多大进展。他工作很辛苦——比布鲁诺的工作更辛苦,因为柏波罗晚上和周末都在工作。但柏波罗不断地提醒自己“一英寸、又一英寸……”。他一边挥动凿子,打进岩石般坚硬的土壤中,一边重复这句话。一英寸变成一英尺,然后十英尺……二十英尺……一百英尺……
“短期的痛苦换取长期的回报。”每天完成工作后,筋疲力尽的柏波罗跌跌撞撞地回到他简陋的小屋时,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了。由于长期劳累,布鲁诺比以前更加驼背,步伐也变慢了。布鲁诺很生气,闷闷不乐,为他自己注定—辈子提桶而愤恨。他开始花较少的时间在吊床上,却花更多的时间在酒吧里。当布鲁诺进来时,酒吧的老顾客窃窃私语:“提桶人布鲁诺来了。”当镇上的醉汉模仿布鲁诺驼背的姿势和拖着脚步走路的样子时,他们甚至对他哈哈大笑。
管道终于完工了!村民们簇拥着来看水从管道中流入水槽里!现在村子里源源不断地有新鲜水供应了,附近村子的人都搬到这个村子来,村子顿时繁荣起来。管道一完工,柏波罗便不用再提水桶了。无论他是否工作,水都会源源不断地流入。他吃饭时,水在流入;他睡觉时,水在流入;他周末去玩时,水在流入。流入村子的水越多,流入柏波罗口袋的钱也越多。
管道人柏波罗的名气大了,人们称他为奇迹制造者,政客们称赞他有远见,恳请他竞选市长。但柏波罗明白他所完成的并不是奇迹,这只是一个很大、很大梦想的第一步。
柏波罗找到因管道而失去工作的提桶人布鲁诺,诚恳地说:“我想教你和其他人建造管道——然后你教其他人——然后他们再教其他人——直到管道铺满本地区的每条村落——最后,全世界的每一个村子都有管道。”“只要想一想,”柏波罗继续说,“我们只须从流进这些管道的水中赚取一个很小的比例。越多的水流进管道,就有越多的钱流进我们的口袋。我所建的管道不是梦想的结束,而只是开始。”

做管道人,不做提桶人

一小时的工作换一小时的报酬;一个月的工作换一个月的报酬;一年的工作换一年的报酬——你是否落进了“时间换金钱”的陷阱?

一小时的工作换一小时的报酬;一个月的工作换一个月的报酬;一年的工作换一年的报酬——你是否落进了“时间换金钱”的陷阱?
柏波罗和布鲁诺一直渴望有一天能通过某种方式,让他们可以成为村里最富有的人。

柏波罗和布鲁诺一直渴望有一天能通过某种方式,让他们可以成为村里最富有的人。

一天,机会来了。村里决定雇他们两个把附近河里的水运到村广场的水缸里去,村里按每桶水一分钱的价钱付给他们。

一天,机会来了。村里决定雇他们两个把附近河里的水运到村广场的水缸里去,村里按每桶水一分钱的价钱付给他们。

布鲁诺大声嚷嚷着:“柏波罗,我们终于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一天可以提100桶水。一分钱一桶水的话,一天就是1元钱!我是富人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买双新鞋。一个月后,我就可以买一头母牛。六个月后,我就可以盖一间新房子。我们有全镇最好的工作。我们一周只需工作五天,就足以享受生活了!”

布鲁诺大声嚷嚷着:“柏波罗,我们终于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一天可以提100桶水。一分钱一桶水的话,一天就是1元钱!我是富人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买双新鞋。一个月后,我就可以买一头母牛。六个月后,我就可以盖一间新房子。我们有全镇最好的工作。我们一周只需工作五天,就足以享受生活了!”

但柏波罗不像布鲁诺那么大喜过望。提了一天的大桶,他的手上已经起了泡。他害怕明天早上起来又要去工作。他发誓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将河里的水运到村里去。

但柏波罗不像布鲁诺那么大喜过望。提了一天的大桶,他的手上已经起了泡。他害怕明天早上起来又要去工作。他发誓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将河里的水运到村里去。

“布鲁诺,我有一个计划。”第二天早上,当他们抓起水桶往河边奔时,柏波罗说,“一天来回提水才几分钱的报酬,太不划算了,干脆我们修一条管道将水从河里引进村里去吧。”

“布鲁诺,我有一个计划。”第二天早上,当他们抓起水桶往河边奔时,柏波罗说,“一天来回提水才几分钱的报酬,太不划算了,干脆我们修一条管道将水从河里引进村里去吧。”

柏波罗白天将一部分时间用来提桶运水,另一部分时间以及周末用来建造管道。因为他的薪酬是根据运水的桶数来支付的,所以,他每天的收入很低,而他的管道要产生可观的效益,则要等到一两年以后。

柏波罗白天将一部分时间用来提桶运水,另一部分时间以及周末用来建造管道。因为他的薪酬是根据运水的桶数来支付的,所以,他每天的收入很低,而他的管道要产生可观的效益,则要等到一两年以后。

布鲁诺每天赚的比柏波罗多一倍。他买了一头驴,配上全新的皮鞍,拴在他新盖的两层楼旁;他买了亮闪闪的新衣服,在乡村饭馆里吃可口的食物。村民尊称他为布鲁诺先生。

布鲁诺每天赚的比柏波罗多一倍。他买了一头驴,配上全新的皮鞍,拴在他新盖的两层楼旁;他买了亮闪闪的新衣服,在乡村饭馆里吃可口的食物。村民尊称他为布鲁诺先生。

当布鲁诺晚间和周末睡在吊床上悠然自得时,柏波罗还在继续挖管道。头几个月,柏波罗的努力并没有多大进展。他工作很辛苦——比布鲁诺的工作更辛苦,因为柏波罗晚上和周末都在工作。但柏波罗不断地提醒自己“一英寸、又一英寸……”。他一边挥动凿子,打进岩石般坚硬的土壤中,一边重复这句话。一英寸变成一英尺,然后十英尺……二十英尺……一百英尺……

当布鲁诺晚间和周末睡在吊床上悠然自得时,柏波罗还在继续挖管道。头几个月,柏波罗的努力并没有多大进展。他工作很辛苦——比布鲁诺的工作更辛苦,因为柏波罗晚上和周末都在工作。但柏波罗不断地提醒自己“一英寸、又一英寸……”。他一边挥动凿子,打进岩石般坚硬的土壤中,一边重复这句话。一英寸变成一英尺,然后十英尺……二十英尺……一百英尺……

“短期的痛苦换取长期的回报。”每天完成工作后,筋疲力尽的柏波罗跌跌撞撞地回到他简陋的小屋时,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短期的痛苦换取长期的回报。”每天完成工作后,筋疲力尽的柏波罗跌跌撞撞地回到他简陋的小屋时,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了。由于长期劳累,布鲁诺比以前更加驼背,步伐也变慢了。布鲁诺很生气,闷闷不乐,为他自己注定—辈子提桶而愤恨。他开始花较少的时间在吊床上,却花更多的时间在酒吧里。当布鲁诺进来时,酒吧的老顾客窃窃私语:“提桶人布鲁诺来了。”当镇上的醉汉模仿布鲁诺驼背的姿势和拖着脚步走路的样子时,他们甚至对他哈哈大笑。

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了。由于长期劳累,布鲁诺比以前更加驼背,步伐也变慢了。布鲁诺很生气,闷闷不乐,为他自己注定—辈子提桶而愤恨。他开始花较少的时间在吊床上,却花更多的时间在酒吧里。当布鲁诺进来时,酒吧的老顾客窃窃私语:“提桶人布鲁诺来了。”当镇上的醉汉模仿布鲁诺驼背的姿势和拖着脚步走路的样子时,他们甚至对他哈哈大笑。

管道终于完工了!村民们簇拥着来看水从管道中流入水槽里!现在村子里源源不断地有新鲜水供应了,附近村子的人都搬到这个村子来,村子顿时繁荣起来。管道一完工,柏波罗便不用再提水桶了。无论他是否工作,水都会源源不断地流入。他吃饭时,水在流入;他睡觉时,水在流入;他周末去玩时,水在流入。流入村子的水越多,流入柏波罗口袋的钱也越多。

管道终于完工了!村民们簇拥着来看水从管道中流入水槽里!现在村子里源源不断地有新鲜水供应了,附近村子的人都搬到这个村子来,村子顿时繁荣起来。管道一完工,柏波罗便不用再提水桶了。无论他是否工作,水都会源源不断地流入。他吃饭时,水在流入;他睡觉时,水在流入;他周末去玩时,水在流入。流入村子的水越多,流入柏波罗口袋的钱也越多。

管道人柏波罗的名气大了,人们称他为奇迹制造者,政客们称赞他有远见,恳请他竞选市长。但柏波罗明白他所完成的并不是奇迹,这只是一个很大、很大梦想的第一步。

管道人柏波罗的名气大了,人们称他为奇迹制造者,政客们称赞他有远见,恳请他竞选市长。但柏波罗明白他所完成的并不是奇迹,这只是一个很大、很大梦想的第一步。

柏波罗找到因管道而失去工作的提桶人布鲁诺,诚恳地说:“我想教你和其他人建造管道——然后你教其他人——然后他们再教其他人——直到管道铺满本地区的每条村落——最后,全世界的每一个村子都有管道。”“只要想一想,”柏波罗继续说,“我们只须从流进这些管道的水中赚取一个很小的比例。越多的水流进管道,就有越多的钱流进我们的口袋。我所建的管道不是梦想的结束,而只是开始。”

柏波罗找到因管道而失去工作的提桶人布鲁诺,诚恳地说:“我想教你和其他人建造管道——然后你教其他人——然后他们再教其他人——直到管道铺满本地区的每条村落——最后,全世界的每一个村子都有管道。”“只要想一想,”柏波罗继续说,“我们只须从流进这些管道的水中赚取一个很小的比例。越多的水流进管道,就有越多的钱流进我们的口袋。我所建的管道不是梦想的结束,而只是开始。”

两年以后,遍布的管道生意把每年几百万的收入泵进了柏波罗和布鲁诺的银行账户。

两年以后,遍布的管道生意把每年几百万的收入泵进了柏波罗和布鲁诺的银行账户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