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师,文物修复在南艺是个热门专业

【新时代 新青年·当代大学生奋斗群像】

中新社南宁5月18日电 题:探秘壮乡文物修复师:高科技和手工并用
让国宝“活”过来

  文物修复现在可不止是一门手艺,南京艺术学院还专门开设了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重点培养文物修复人才。虽然专业名称听上去有点“高冷”,但招生情况却是紧俏。南艺人文学院院长董峰教授告诉记者,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每年招收40人左右,但报考的学生远超3000人。学生不仅有机会跟着工作几十年的“师傅”学习修复文物,就业市场也被一片看好。

日复一日的细致擦拭,年复一年的精心修复,只为让“生病”的文物旧貌换新颜。在“六朝古都”南京,有一群90后“文物修复师”,凭借巧手静静地修复时光碎片,用青春延长文物生命,用匠心守护古人智慧。

作者 钟建珊

  从修复摔破的普通瓷碗开始“灵巧的双手触摸尘封已久的文物,直到它们焕发出新生命,并完成了一场与古人的独特对话”。这样诗意的表达大多会出现在《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的解说词里。但南艺文物修复专业的学生们最基础的学习其实并没有纪录片里的“诗情画意”,买来一个普通瓷碗,啪一下摔碎,再一点点拼接起来,修复成最初的模样,这便是专业的学生们最初开始学修复时的众多“功课”之一。而且,修好之后再扔到地上,再次修复碎片的难度又比之前增加了一倍多。“需要反复修上好几次,越到后面越难,但其实这只是最基础的陶瓷修复工作,比这复杂的还有很多。听学姐们说,她们还要修复元青花,想想就兴奋。”一位学生这样描述自己和瓷碗修复较劲的过程。

吃透古籍修复技术

还有一年,邓任生就要退休了。从1980年他接替父亲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文物修复的工作,至今已是第38个年头。38年对于一名文物修复师而言很长,但对于馆内7万多件横跨80万年历史、需要反复修复管护的文物藏品来说却显得微不足道。

  文物修复专业学生的日常肯定要和诸多的“破碎”挂钩,就连去书摊上买书,他们都是挑着旧的淘。“越破越开心,从学校后街买回来,自己动手修的像新书一般,多有成就感!”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学生的语气里都带着自豪。

身着白大褂,手持镊子,南京艺术学院文物鉴赏与修复专业古籍修复方向大三学生王婷立于修复台前,如同一丝不苟的医生,为古籍动起了“手术”:用镊子细细刮去书虫分泌物,洗纸、涂糨糊,用相近的纸填补鼠啮破洞……在王婷看来,古籍修复间就是她的手术室,古籍就是她的病人。“一天修一叶(古籍中一叶纸沿中线对折,成正反两面),甚至几天修一叶。修复动作不可逆,每一步都要缜密思考,不恰当的操作会对古籍造成二次伤害。”修复古籍时,平时大大咧咧的王婷成了不折不扣的“细节控”。

“每一件文物破损的程度不一样,修复毫厘之差都没有办法恢复文物的原貌。”邓任生对中新社记者说,文物就像是历史碎片,每一道缝隙都是历史的记录,修复工作除了手艺要过硬之外,更重要的是保持对文物的敬畏心。近40年的文物修复工作期里,他修复了数千件文物,类型包括青铜器、陶瓷、玉器等。

  文物修复是个安静的体力活儿,需要的不仅是耐心,还有大量的时间投入。花上大半年修复一幅破碎的对联对于南艺文物修复专业的高年级学生来说是常有的事。但人文学院院长董峰告诉记者,专业里的40多个学生个个都“坐的住”,“学生们觉得“有事做”,而且是很有挑战性的修复项目,因此他们都投入了极大的兴趣。”

“时光流逝,我对古籍的爱只增不减。”王婷告诉记者,与古籍修复结缘,是儿时受父亲的影响。孩提时代,每逢周末她便跟着父亲在文物街上淘寻古籍,学习鉴别古籍的窍门。父亲总是拿起古籍,兴叹文字的博大精深,感慨古籍的散佚与损毁。“高考填报志愿时,我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文物鉴赏与修复专业。”

记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工作室看到,高倍光学放大镜、超声波清理器等高科技仪器齐备。“高科技让文物修复工作更方便,但每一件文物的破损特点不一样,依然需要靠双手去操作。”邓任生说,文物修复师不仅要掌握锤、钳、锉、刷、钻等“十八般武艺”的硬功夫,还要对文物的历史背景知识有充分的积淀。

  绘画书法等基础样样都要学

“古籍能让历史活起来。等待修复的古籍有很多,我愿一生与古籍结缘。想到经过我的手,它们能保留得更久一点,就很有成就感。”王婷还说,她有进一步读研的打算,把古籍修复这门手艺学精、吃透,让更多的珍奇善本重获生机。

“文物修复工作并不像外人想象的神秘、高雅。它不仅又脏又累,过程更是磨人心性,譬如仅青铜器的除锈这一步骤,有可能需耗时数月。”今年31岁的陈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的他6年前加入邓任生的文物修复工作团队。他说,相比于当下时尚设计工作丰厚的市场报酬,文物修复师的收入远不能比。但他认为,将破损的文物复原,重新展示在世人眼前是他工作的动力,“文物修复工作可以让深埋在泥土的历史再次‘活’过来,意义大不同。”

  穿着工作服拿着小刷子,一点一点地刷掉古物上的灰尘。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给观众展现的文物修复工作者的工作场景里,这样的画面最为常见。但就是普通的“清理灰尘”,其实都有讲究。

解读瓷中信息

相比于金属文物修复工作“刀枪相见”的场面,书画修复师的工作则显得“温文尔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工作近16年的资深书画修复师李程飞向记者介绍,修复纸质文物的第一步是用仪器对纸张做全面的分析检测,并结合文物的材质及工艺,做出最佳的修复方案。修复的首要步骤是清洗书画文物上的泥沙、霉菌、虫卵等,其次用针和镊子仔细地将书画纸张抽离为画心、命纸和两层覆背纸;最后根据书画原本的特点重新装裱。

  “学生们必须充分了解这件文物,才能恰到好处地对它进行修复。因此掌握一定的艺术理论基础是非常重要的。”董峰举了个具体的例子,“比如学生学古籍修复之前,必须要有扎实的专业基础作支撑,对于要修复的古籍要做到心中有数。修复者本身就像个“活字典”、真专家,对每本古籍使用的纸张也要很精通,知道来自什么朝代,纸张脆化、絮化了要怎么去处理。”

在南京艺术学院瓷器修复室内,陶瓷修复方向的学生张慧正修补一只青花瓶,这只瓶子的上半部分已经裂成了七八块碎片。张慧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水平竖起,把碎片部分一块一块拼回原位,手法细致且熟练。

“最难的是给残缺的古书画‘接笔’。”李程飞说,为使残缺的古书画完美复原,书画修复师要翻阅大量史料,临摹书画原作者的风格,将书画残缺的细节部分填补完整。

  因此,南艺文物修复专业的学生们在入学考试的专业加试中,必须要通过最基础的文博理论考核。正式入学后,还要学习绘画、书法、艺术理论等诸多课程。打下扎实的艺术理论基础后,才能“底气十足”地动手开始学修复。

“将残破的瓷器还原成原貌,其中大有学问。”张慧告诉记者,毕业后从事陶瓷修复工作的她,慢慢感受到自己知识体系的不足,反复考虑后,她重新回到学校拜师学艺。“光有手艺还不行,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陶瓷修复师,各类知识的掌握也十分必要。”张慧说,陶瓷修复需要多学科知识的支撑,如美学、绘画、化学、物理、生物学等,都会在陶瓷修复中应用到。“我除了向师傅学习手艺外,还拼命‘恶补’各种理论知识和修复技术。”

而对于古籍而言,修复工作则更多的是考验修复师的指尖触感及耐心。1991年出生的杜宇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唯一的“90后”古籍修复师,平时喜爱玩电子游戏、性格开朗的她,在古籍修复工作时可迅速切换状态,细腻入微地处理每一处破损。

  据悉,南艺文物修复专业成立于2005年,分为陶瓷修复、古籍修复和书画修复三个方向,各有魅力。本科毕业的学生目前就业行情很好。每届都有学生被省级博物馆、图书馆要走。还有好多学生到基层文物部门、古籍部门就业。“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更愿意学习一门实用性的技术,掌握立足社会的一技之长。”董峰说。

“瓷器修复工作在我看来不仅仅是‘修’。”张慧告诉记者,她从事瓷器修复,不仅想着如何让文物“延年益寿”,也想在修复过程中解读文物。“中国是‘瓷国’,瓷器富含许多历史与记忆的密码。修复的过程也是观察与发现的过程。印花、胎、釉、产地分析等都可以成为新的研究视角,以便解读文物更深层次的信息,提高鉴别能力。”张慧说。

“古籍修复目前还是要靠传统的纯手工修补,通常要经过揭、脱、补、托、裱、衬等十多道工序。”杜宇说,古籍最常见的损坏有虫蛀、鼠啮等。如果一本80页的线装古籍被虫蛀穿一个洞,我们就要修160个洞,修复工作繁琐但只能按部就班,“有时候,一天只能修补一两页古籍,十分消耗修复师的精力。”

  每年报名超3000,只有40多人被录取

修画更修心

文物修复工作并非修复一次便可一劳永逸,随着时间的推移,文物依然会因环境等各种变化而发生物理、化学反应而再次损坏。李程飞说,书画类等文物保存起来尤为困难,即便修复师在一定时期内可让文物“妙手回春”,但或许终有一日还是会演变为无法修复的状态。他认为,文物修复师的工作价值在于让国家历史宝藏的生命延续得更长久,延伸人们所能看到的历史长度,将人类智慧更好传承。

  每年,全国各地报考南艺文物修复专业的学生远远超过3000人,但最终能够被录取的,只有40余人。

“文物修复并不‘高冷’,但很磨炼人的耐性。只有耐下性子,坐得住‘冷板凳’,才能做好文物修复工作。”南京非物质遗产专业学院书画修复专业的张若菡告诉记者,烦琐的修复步骤,需要慢工出细活,修一张书画通常需要三到四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很多时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天气、光线不对,就调不出来正确的颜色。有时一两个礼拜都调不出来,让人心如蚂蚁在钻。一旦调出合适的色彩,那种坚守后的喜悦无以言表。”这让张若菡觉得,坚守非常不易,但很值得,只有一颗沉得下去的心,才能唤醒沉睡的珍宝。

“明年退休之后,打算将这些年自己积赞的文物修复经验集结成书,让更多年轻的文物修复师接力,保护更多历史文物。”邓任生说。

  正是十八九岁需要消耗精力的年龄,为什么心甘情愿地选择做“时间的匠人”?这可是对文物修复专业的误解。专业老师告诉记者,学生们在给文物进行修复时,完全可以开动脑筋,给文物注入“现代元素”。“比如一幅古画的重新装裱,怎样装裱才能更加好看,学生就可以借助自己的艺术灵感,给古画赋予年轻‘生命力’。”

“除了专业技能和超强的耐心外,高度的责任心和坚强的毅力也不可或缺。”南京艺术学院文物鉴赏与修复专业书画修复方向大四学生赵晨说,为了修复好文物,修复师需要做出的牺牲很多。赵晨伸出双手,指尖布满了细小的裂纹。他告诉记者,修复书画时需要戴医用橡胶手套,夏天时手掌出汗,在手套里闷一天,手经常又痒又胀。拼接粘贴用的各种胶,多数气味刺鼻,呛得眼睛直流泪。“有些文物在修复前,你根本不会觉得它很美。”赵晨说,有时将粘连在一起的两张纸打开,会发现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卵和蝇粪粘在上面,必须用棉签一点点刮掉。“遇上虫害比较严重的,一刮就是一整天,吃饭都没胃口了。”

“因为喜欢,所以坚持,吃再多苦也值得。”赵晨说,书画修复很“磨人”,很多同学从这个专业毕业后,选择从事其他工作,但他不会。对他而言,书画修复是场修行,“越是身处眼花缭乱的都市,越需要珍惜传统文化的缕缕墨香。我始终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年轻有活力,更应承担起中国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责任。与文物相伴,是我的青春,我更希望,这是我的一生”。

(作者:郑晋鸣 徐晓阳)

●记者短评

青春的匠心唤醒古老文物

郑晋鸣

历经时代变迁,许多文物进入了沉睡,需要匠人还原面貌,唤醒活力。文物修复,既是一门手艺,更是一种文化传承。在南京,一群年轻大学生栖于静室,在时光中打磨岁月的痕迹,还原古物的光辉。他们是青年文物修复师,他们用匠心守护古人智慧,用耐心重现古物光芒,用青春扛起传承大旗。

因兴趣而投入,因热爱而坚守,因青春而无悔。这群90后年轻人,用最美的时光安心守在修复室中,成为一个个时间的匠人。巧手出天工,跨越千年历史,这群年轻人倾听文物的声音,与文物完成对话,用修复传承延续古物的生命力量,共同描绘出一幅璀璨绚丽的文化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