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中怎么样食物最能撼动味蕾,你的亚岁味觉回想里都有啥

图片 1

魏晋六朝时,冬至称为“亚岁”,民众要向父母长辈拜节;宋朝以后,冬至逐渐成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节庆活动。

俗话说,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在热闹的活动现场,芹菜羊肉馅、鸡蛋韭菜馅,还有粉条炸豆腐干加臭豆腐馅。大家还在饺子皮儿上下足了功夫,不但有常见的白面皮,还有加入蔬菜汁的绿面皮、拌入王致和腐乳汁制成的红面皮。一边包饺子,社区的居民还献上了一场精彩的演出:广场舞《山里人乐的好潇洒》》、牛骨数来宝《数唱北京城》、相声《叫卖图》、太平鼓《鼓响迎春》,中间穿插的王致和知识竞答将活动推向高潮。

别看都是饺子,但是手巧的大人孩子,能够“变”出很多花样。80后孙琳菲说,记得姥姥的手特别巧,“那时一到冬至,姥姥就带着我包饺子。她的手特别巧,能把饺子捏出小刺猬的样子,作为我帮忙的奖励”。

因最初制成馄饨是在冬至这一天,这个习俗才就此流传下来。

社区的居民一起动手包饺子,尽享冬至吃饺子的快乐。 钟欣 摄

“赶上冬至下雪,还能堆雪人打雪仗。回想起来,那时冬至虽然冷,但还是很惬意。”赵兴力笑着说。

资料图:欢乐过“冬节”。马智峰 摄

东辛房街道工委副书记王秀芬告诉记者,东辛房街道有3万人口,虽然棚户区改造,大家都搬进了新楼房,但通过组织各种活动,新邻居渐渐地都成了老街坊,大家快乐地生活在一个社区,就像一个大家庭。

“三五岁的时候,姥姥会分给我一个面团,我自己捏出各种饺子的造型;再大点儿,还给我置办一个小擀面杖,那时年纪小,我擀的皮歪歪扭扭,包好的饺子也就歪歪扭扭。最后,这些我亲手做的‘残次品’饺子和小刺猬饺子会单独给我煮,吃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别有一番风味。”孙琳菲挺认真地说,“长大后我热爱美食,跟小时候姥姥教我包饺子的经历分不开”。

大家一起包饺子,吃饺子,其乐融融。 钟欣 摄

“你看这皮这馅儿都是腐乳制成的。”王致和公司代表一边招呼居民围拢过来,一边掰开一红一绿的“鸳鸯水饺”饺子,如数家珍地说着。

图片 2

“怕冬至”则是因为意味着数九寒天接踵而至,天气越来越冷,在供暖不充分的年代,大家都得穿上厚厚的棉袄、棉裤……行动起来很不方便。不穿?上学、上班顶着寒风,着实遭罪。

图片 3东辛房街道有3万人口,虽然棚户区改造,大家都搬进了新楼房,但通过组织各种活动,新邻居渐渐地都成了老街坊。一起包饺子,吃饺子,其乐融融。
钟欣 摄

赵兴力小时候生活在北京的一条胡同里。他说,那会儿住胡同的孩子是“想冬至又怕冬至,冬至来了看落日”,“这话怎么说呢?想冬至是因为那是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之后白天开始逐渐变长,预示离着春节、春天更近了”。

由于冬至也是“数九寒天”的开始,为了消磨时间,条件不错的家庭,还会买上一幅“九九消寒图”,每天描上一笔,一幅画儿涂完,寒冷的冬天也过去了。

图片 4

“其实,无论冬至是吃饺子、羊膏或者别的特色食物,或者还是堆雪人打雪仗,我们忘不掉的不光是这些吃和玩的记忆,更是一家人在一起团聚的浓浓亲情。”吴复如是说道。

比如就有人说,冬至这一天北京最初讲究吃馄饨。相传汉朝时,北方匈奴经常骚扰边疆,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十分凶残。老百姓剁馅儿包成角儿,取“浑”与“屯”之音,呼作“馄饨”,祈盼平息战乱过上太平日子。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大家围上来,醋、蒜、辣椒油、王致和的臭豆腐、酱豆腐,各种调料一应俱全。来自石门营7区的张阿姨告诉记者: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还不习惯,但是通过社区各种各样的活动,不仅和同社区的邻居熟悉了,和别的社区的居民也通过一起唱歌、跳舞,成了熟人,比以前的朋友更多了。

与赵兴力一样,阿龙也是个地道的老北京人。在他的记忆中,冬至最大的记忆就是饺子,“小时候条件没有现在好,能吃顿饺子就挺好了”。

图片 5

中新网12月20日北京电冬至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一个重要节气,在北方有着冬至吃饺子的习惯。冬至日即将来临的20日,在北京门头沟东辛房街道文化中心,上百位经过棚户区改造、搬进新楼房的居民聚在一起,调馅、擀皮、包饺子。边吃饺子,大家还坐在一起听相声、看表演、话家常……

“对现在的上海人来说,对节气的关注似乎没有那么大,很少到举家团聚一起庆祝的地步。但冬至又略有不同,老话说‘冬至大如年’嘛。”在吴复的印象中,冬至到来就该吃点儿羊肉补补阳气,“准备过冬了”。

资料图:冬至重庆羊肉馆生意火爆。 周毅 摄

图片 6

中国地大物博,冬至又具有两千多年悠久的历史,在流传的过程中,所形成的的风俗自然会各有差异。就饮食来说,也不能按北方吃饺子、南方吃羊肉一概而论。

北京12月22日电说到冬至,那可是中国民俗传统中一个重要的节气,素来就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一家人吃饺子、堆雪人……冬至给人们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每当吃上了冬至的饺子,盼了一年的春节也就离着不远了。

因此,后来一般春节期间的祭祖、家庭聚餐等习俗,也往往出现在冬至。冬至一度被称为“小年”,足见重要性。

“记得一大家人坐在一起,擀皮的擀皮、包饺子的包饺子,直到饺子下锅,那叫一个开心。”阿龙说,有时候家里还给拿一个火盆烧点儿炭,烤白薯吃,“也是其乐融融”。

中新社记者 刘刚 摄

资料图:西安市民冬至日扶老携幼吃饺子,欢乐过“冬节”。马智峰 摄

南方的羊肉和羊膏

那为什么又要“怕冬至”?赵兴力解释,冬至一到,马上数九寒天就跟着来了,天气越来越冷,大家伙儿都得棉袄、棉裤、棉鞋、棉帽捂得严严实实,行动起来非常不方便。

在传统的二十四节气中,冬至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既是节气,又是节日。它在历史上的周代是新年元旦,曾经是个很热闹的日子。

的确,对很多北方的孩子来说,吃饺子是冬至这天最深刻的记忆。但对于家在上海的90后吴复来说,冬至却有着不一样的吃食。

既然是“节日”,自然会有相应的庆贺仪式。《后汉书》中记载:“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这一天朝廷上下要放假休息,亲朋相互拜访,欢乐地过一个“安身静体”的节日。

资料图:顾客在北京一家饺子餐厅品尝彩色饺子。冬至吃饺子是中华民族的悠久传统,但彩色饺子却不多见。
中新社记者 苏丹 摄

冬至曾经“很热闹”

资料图:冬至重庆羊肉馆生意火爆。 周毅 摄

古代也认为,自冬至起阳气渐强,属大吉之日。你的冬至记忆,都有什么?

资料图:冬至来临之际,众多小朋友聚集西安博物院体验包饺子的过程,感受传统节日的氛围。阿琳娜

图片 7

“说到羊膏的做法,一般用文武火熬煮带皮羊肉约二三个钟头,之后加葱、姜、黄酒和十来个红枣继续焖煮,到了红枣和羊肉都化了的时候就大功告成了。等晾凉后,舀出来就能吃。”吴复描述道。

《汉书》里记载:“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古人认为自冬至起,天地间阳气开始兴作渐强,代表下一个循环开始,是大吉之日。

当然,儿时的阿龙最高兴的还是一家人一起包饺子的时候。他说,那时候冬天新鲜蔬菜很少,家家户户几乎都储存大白菜,堆在院子或房檐下背阴的地方,再拿破棉被盖上;冬至这天,一说晚上要吃饺子了,他就早早的爬起来,在大人的指挥下帮着剥白菜,准备和馅。

每一个节日,一千个人也许会有一千种不同的印象,北方人的冬至,可能会有美丽的雪景,也总会有饺子。对《道北京》作者刘一达来说,冬至的记忆就是如此。

图片 8

“想冬至又怕冬至,冬至来了看落日”。过去一到冬天,老北京小孩的嘴里总是念叨着这句话。想冬至,是因为冬至一到,能吃上一顿饺子。

资料图:12月21日,中国北京,一些市民在餐馆里品尝热腾腾的饺子。当天是农历冬至,中国北方有吃饺子的传统习俗。中新社发
侯宇 摄

天气虽冷却蕴含希望

不过,虽然羊膏味道挺鲜美,但由于对羊膻味的抵触,吴复一度不太能接受这种食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年吃了羊膏后一个冬天都觉得不怕冷,这也是它不可消抹的功劳吧。虽然现在奶奶身体不再像原来那么硬朗了,但为了我们,她每到这个时节还是会很有热情的准备羊膏”。

客户端北京12月22日电“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冬至又名“冬节”,既是二十四节气之一,也是一个传统节日,更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上一顿饺子,和和美美。

图片 9

因为,在人们潜意识中,冬至接近岁尾,意味着距离过年只剩下不长时间,在外工作的人会关注回家的行程,盼望着春节团聚的日子。而且,春天的脚步也慢慢近了。

“冬至一到,入冬时烧的取暖炉子也要理一下烟筒里的煤灰,就怕突然刮个东南风倒烟。”赵兴力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家住的是北房,半夜父母起夜都要咳嗽一下或拍一下四个兄弟姐妹,“就是怕被煤气熏着”。

图片 10

那时候,住在上海郊区买新鲜羊肉比较便利。每逢冬至前夕,三两家人约好去养羊的农户那里买下整只羊,由农户宰杀后均分带回去。至于羊肉的做法,有的人家红烧,有的人家煲汤。吴复家则是由他的奶奶主勺,熬成厚厚的“羊膏”。

“在物质贫乏的时候,买肉、买菜都得凭票凭证,很多人家里平常吃不起饺子。但到了冬至,吃不到肉馅就包素馅饺子。”在刘一达感受中,倒也温馨。

当然,对儿时的赵兴力来说,最大的乐趣是冬至能混上一顿饺子。他还记得,馅是父亲夏天在院子里种的大南瓜做成的,加点儿肉,等着饺子煮好了,把盛着老北京酸菜的坛子打开,那则是父亲入冬时节就做好的,“夹出来放在碗里,放上三合油就饺子吃,别提多美了”。

和面、做馅儿、擀皮,一家人齐心协力,不多时饺子就包好了。手巧的大人,还会做出各种各样不同的造型:小刺猬、兔子……冬至,总有着欢声笑语。

在南方,冬至风俗里还是有“吃”这一项,但却不一定是饺子。

刘娟是湖南人,在上海工作已有数年。她说,现在大家对冬至的关注似乎没那么大,老家一般也不吃饺子。在上海这边,虽不至于举家欢庆,但会吃点羊肉“补阳气”,取其谐音,以抵抗严冬。

北方的饺子和雪景

虽然冬至会呈现一派严寒天气。然而古往今来,仍然有许多人盼着这一天,更有了类比“除夕夜”说法的“冬至夜”,期待的也绝不仅仅只是一碗饺子、一盘羊肉。

资料图:唐代皇家“冬至祭天礼”重现西安。 张远 摄

如同刘娟说,大家在乎冬至,不是一种两种的吃食,而是家人认真准备吃食的心意,“尤其等身在异乡,更能体会到浓浓亲情的珍贵,更盼望冬至之后与亲朋的团聚。天气虽冷,却也蕴含着浓浓的希望”。

只是,据刘娟观察,即便在南方有此习俗,也有人闻不惯羊肉特有的膻味,不太爱吃羊膏。倒是熟烂可口的羊肉,似乎更受欢迎一些。

毕竟“冬至大如年”。刘娟说,有人家会结伴到上海郊区的农户家里,买新鲜羊肉。拿回去,或者红烧,或者炖汤,各有各的美味,还有的熬成厚厚的“羊膏”。

在民间,祭祖的规模小了很多。更多的是一些应景的习俗,像吃馄饨、红豆米饭等等。

刘一达小时候生活在胡同里,仍然记得儿时的经历。他对记者说,“家里老人讲究老礼儿,冬至吃饺子是风俗,也是‘必备项目’”。

图片 11

“羊膏”的做法很讲究,一般要选用带皮的羊肉,慢慢熬煮两三个钟头,然后加入葱、黄酒等调味,有时还会放点红枣。然后文火慢慢焖,等羊肉和枣都“烂了”,便宣告完工。晾凉后就可以吃了。

图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