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方舟,公私独资明亮的月查究新时期或将到来

明年,美国著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将会送一辆小型探测器至月球。到那时,搭载探测器的宇宙飞船也计划将“月球艺术方舟”带上去。“月球艺术方舟”是一个极度压缩的“胶囊”,存放大量的艺术与人文元素的艺术作品。作为一个超细微、非百科全书式的地球生命博物馆,方舟的设计包括了艺术、建筑、设计、音乐、芭蕾、诗歌和戏剧领域的数据、图像和实物展示。如果运用深空无线电波传输投射信息,在数百万年甚至是数十亿年内,方舟都将很有可能继续保持运转。卡内基梅隆的探测器由匹兹堡太空机器人公司研发,由谷歌发起的奖金为三千万美元的LunarXPrize探月竞赛提供资金,吸引几家私人投资公司参与其中。

今年1月份因没有公司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既定目标,谷歌发起的登月计划X
Prize最终取消。然而,最有希望的日本太空公司ispace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其目标是在月球表面打造一个永久性的人类居住地“月亮谷”。

以色列首艘月球着陆器奔赴“广寒宫”

图片 1月球艺术方舟插图

图片 2

公私合营月球探索新时代或将来临

匹兹堡太空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威廉·惠特克已从谷歌这一项目收到175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使“月球艺术方舟”计划比米卡尔·甘博格提议的“月球屋”计划看上去更具成功的可能性。“月球艺术方舟”目前已知存放了:“UKube-1卫星”手机充电器艺术作品,“侵略者”国际空间站镶嵌图案,以及2003年在火星着陆的探测器模型,今年才被发现的达米安·赫斯特的艺术作品。其实,之前已经有很多的艺术品被放在了月球上,最有名气的是:保罗·范·霍伊东克的铝材雕刻“倒下的宇航员”,自1971年起就已存在于月球上;艺术家劳瑞·伯吉斯1989年的作品“无限立方月球孔径”成为第一个美国航天局航天飞机的非科学装备,他本人也是“月球艺术方舟”的共同负责人之一,与卡内基梅隆大学设计学院教授马克·巴斯金格协调合作。据悉,大约有40个团队成员带着他们的野心作来到了卡内基梅隆弗兰克·兰奇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接受创造性的考验。伯吉斯告诉卡内基梅隆新闻社:“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能让我们把艺术和人文带到一个冷冰冰、毫无生气的地方”。

时间回到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吉田·卡祖亚的实验室开始摇晃起来。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书架也倒了。在日本仙台市外的大洋上,海底板块断裂引发了九级地震和海啸,淹没了内陆地区。虽然只持续了几分钟,但造成近16,000人死亡。对于许多人来说,没有水,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人们所熟知的环境突然变得危险又陌生。

据美国太空网22日报道,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使用二手的“猎鹰9”号运载火箭,成功将以色列首艘月球着陆器“创世纪”,送上前往“广寒宫”的独行之旅。在将两个有效载荷部署到轨道后,“猎鹰9”号的一级火箭返回地球,并着陆于SpaceX的无人船上。

图片 3月球艺术方舟(效果图)

在吉田的实验室里,研究团队刚刚完成了一款月球探测原型车的制造,已经准备好要进行现场测试。将要成为现场测试准备好的月球探测器的第一个原型。作为2000万美元谷歌Lunar
X
Prize太空探索奖项的角逐者,这款名为漫游号的月球探测原型车就像一个金属材质的甲壳,只有区区22磅。但不知何故,在地震中它毫发未损地保存了下来。

虽然此次有效载荷中的“主角”是美国劳拉空间系统公司为一家印度尼西亚公司制造的通信卫星,但“创世纪”号成功抢走了其风头。因为,“创世纪”不仅成为以色列第一个超越地球轨道的航天器,也是第一个由私人资助的月球任务。而且,如果着陆成功,还将使以色列成为继苏联、美国和中国之后,第四个在月球上着陆探测器的国家。

考虑到方舟的使命,月球艺术方舟项目希望它(被当做是一件“雕刻手工艺品”)能成为一个“把人类旅程扩展到发光外层空间的文化遗址”。“月球艺术方舟是发光的生命,它用所有的光芒对月球歌唱”。这个有四个主要空间的方舟,重约6盎司(大约是一罐苏打水重量的一半),它能容纳4个蓝宝石磁盘、细小的金属雕刻、作为地球生命证据的生物样本、纳米艺术品以及其它展现21世纪人类文化的手工艺品。当确认方舟能永久留在月球上后,月球艺术团队将制作一个副本,将之保留下来,参与由让-卢克·索莱克特负责的欧洲展览。

曾在吉田实验室工作的加拿大实习生、前铁路工程师约翰?沃克也很担心原型车的安危。尽管震后大学处于封闭状态,但他必须把原型车弄出来。他和一位同事仔细查看了这座建筑物,发现了一扇开着的窗户并爬了进去。最终他们将“漫游号”带了出来。

以色列的“高光”时刻

现在经过数年的研究,这款机器人已经准备就绪,而研究团队也成立了一家名为ispace的公司。其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融资,这比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太空创业公司获得的都要多(相比之下,SpaceX在初始阶段获得了6100万美元)。这种投资体现了人们对其成功的期望:该公司的目标是将其机器人送到月球,并最终帮助人类建造一个永久性的月球定居地,而地球和月球将共同成为一个单一的文明系统。

尽管这次发射在世界航天探索领域内也许只是一个小的成就,但对以色列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这也是以色列的“高光”时刻——除了一些从未离开地球轨道的通信卫星和地球观测卫星外,以色列从未向太空发射过其他探测器。

对于以地球为基础的日本来说,ispace是太空探索的前兆。目前该公司研发的“漫游号:是一部重量仅为8.3磅的机器,看起来像一个甲壳虫外壳的小型坦克。它有着碳纤维车身,类似水磨的车轮和四台摄像机,可以360度全方位观察周围环境。另一台摄像机探测并让“漫游号”远离危险。未来,ispace公司希望客户能够将他们的工具整合进这些月球车。公司想象这些机器人的后代——通过就地取材获得的原材料——打造它所谓的“月亮谷”:一个人类可以在月球上工作生活的地方。这是对月球的混合开发模式,其在经济和社会方面与地球相连。

这次的着陆探测器由非营利组织以色列太空登陆组织和国有的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联合研制。

“月亮谷”可能会成为许多创业领域实现梦想的途径。但ispace的优势在于其拥有一个实用的“漫游号”月球车,一个打造太空城市的具体任务计划,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SpaceIL创建于2011年,最初是为了竞争“谷歌月球X大奖”而创办,这项比赛提供3000万美元奖金,鼓励科学家和企业家提出相对低成本的探月任务。参赛队伍必须在2018年3月31日之前发射无人探测器登陆月球,在月球表面行驶至少500米,并将视频传回地球。尽管在2018年竞赛结束时无人获胜,但参与公司表示,他们将继续推进自己的研究。

虽然ispace目前是独立的,但其前身是一个名为White Label
Space的欧洲组织的附属机构。 22008年,White Label
Space开始角逐谷歌月球Lunar X
Prize奖项,成为第一个将航天器发射到月球表面的初创企业,从而获得高达2000万美元的奖金。White
Label
Space的计划是将漫游车发射到月球表面,前进500米,并将高质量的照片和视频发回地球。

按照计划,“创世纪”将于4月11日着陆月球。

White Label
Space与吉田机器人实验室合作进行研究,并于2010年组建成立了特设机构White
Label Space
Japan,LLC。包括ispace首席执行官袴田健在内的四名日本成员都有自己的日常工作。
“比如说我是提供咨询服务,”
袴田健表示。但是他相应缩短了工作时间,每周为日常工作花费三天,并为ispace工作两天。

SpaceIL探测器计划负责人在简介会上说,“创世纪”将在月球上一个名为“宁静之海”的地区着陆。在电力用完之前,该探测器的寿命只有两天。在此期间,它将研究月球的磁场并拍摄月球表面的照片。数据将在登月两天内传回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控制室。如果成功,以色列将成为第四个将探测器送上月球的国家。

欧洲的White Label
Space任务是建造月球登陆设备,而日本特设机构将打造月球漫游车,他们很快将其命名为Sorato。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白兔更加温和:
“月球上的人”是一只兔子。

SpaceIL资助者、加拿大籍以色列裔慈善家西尔文·亚当斯在发射前举行的简介会上说:“我们的愿景是向全世界展示以色列的最佳品质,小小的以色列即将成为第四个登陆月球的国家,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尽管如此,要想打造一个能够在月球表面自由活动的“兔子”非常困难。太空探索本身就困难重重,而运营一家太空探索公司来说更加困难。在公司成立初期,员工都是志愿者的身份,袴田健常常自掏腰包。而曾经大热的谷歌Lunar
X
Prize以32支队伍开始,坚持到最后的只有5支团队。当人结束,让许多阵亡的士兵感到悲痛,其中包括欧洲的White
Label Space。当White Label
Space在2013年退出时,其日本特设机构继续这项工作。他们将团队重新命名为“Hakuto”,并重组了其母公司ispace。

当然,即便“创世纪”的寿命终结,死亡的飞船也不会完全无用。该着陆器上装有一个激光后向反射器,其不需要电源,可以通过NASA的深空网络进行空对地通信。

尽管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对于团队来说是一个糟糕的时刻。
“在2013年的时候,我的银行账户几乎是零,”袴田健说。

后向反射器也并非“创世纪”上唯一能经受长久时间考验的有效载荷。SpaceIL还在着陆器中放了一个“时间胶囊”,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数据库,名为“拱形月球图书馆”,其中装有数字文件,包括有关航天器和各种以色列纪念品的信息,如《希伯来圣经》、希伯来歌曲、以色列儿童创作的艺术品,以及以色列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宇航员伊兰·拉蒙的照片等。

但接下来谷歌Lunar X
Prix就像疯了一样,宣布了一系列临时目标和奖励计划,这将为参赛公司带来激励。袴田健甚至向他的父母借钱以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转,然后Hakuto赢得了Mobility
Milestone,获得50万美元的奖金。沃克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获得公众的认可。国内外的人都注意到了ispace。”

“时间胶囊”是非营利性“拱形任务基金会”(Arch Mission
Foundation)的一个项目。图书馆还包含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份文件、不同的字典和百科全书。从信息的角度看,它将是到达月球的内涵最丰富的人造品,它将留在那里,让后代能看到地球在2019年的样子。

“日本人喜欢太空,”Global Brain
Corporation风险投资家青木河说,他负责公司的太空和机器人业务。在日本,太空创业投资者的数量仅次于美国。但业内的大部分资金都投向了日本以外的创业公司。例如,日本航空公司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投资成立了一家超音速飞机制造公司Boom
Technology。位于东京的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向卫星分析公司Orbital
Insight提供资金。

1966年,苏联的“月球9”号号探测器首次在月球上软着陆;当年晚些时候,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测量员1”号也降落于月球表面。2013年,中国携“嫦娥三号”探测器和“玉兔”号月球车加入这场竞赛。

相反在日本国内,还没有那么多太空创业公司获得投资。这也是青木河努力的地方,部分是通过与政府的合作完成的。今年3月份,政府宣布将成立一个价值9亿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用于扶持太空产业。青木河还共同创办了日本首个私人太空行业会议Spacetide。然后是S-Matching计划,这个平台撮合太空公司与卫星轨道投资者,目前S-Matching计划内有46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日本航空公司和尼康等知名企业。青木河说,日本的大型科技公司拥有如此多的现金,“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妨将它投入一些有前途的太空公司,对吧?”

英国《自然》杂志在20日的报道中指出,以前成功登陆月球的都是由政府主导的探测器,而“创世纪”号探测器是首艘由私人资助的月球探测器,以色列此举有望开启月球探索的新时代——国家空间机构与私营企业一起研究和利用月球及其资源的新时代。

总的来说,这些公司本身和政府所承担的创业风险要比日本传统行业更高。在日本,老牌科技公司往往占据主导地位,而对失败的担忧则居高不下。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就像其他地方一样。

以色列的成功可能预示着会出现一批新的商业着陆器,并将月球探测的商业模式转变为基本由私人公司提供送货服务的模式。

一切似乎有助于ispace的发展。例如,Hakuto有一个官方粉丝俱乐部。当漫游车被命名为Sorato,一个流行的电子摇滚乐队Sakanaction还为此撰写了一首官方主题曲。
“你刚刚抓住了天空,”歌词里如是指出。

参与“谷歌月球X大奖”的另外几家私营公司仍在为前往月球而殚精竭虑地努力。这些公司正在开发月球着陆器,一旦成功,它们可以出售着陆器内的有效载荷空间。大多数公司都计划在2021年之前发射着陆器,并且许多公司已经被NASA选为候选人,将NASA资助的仪器和技术送到月球,作为该机构的商业月球有效载荷服务计划的一部分。

但是这个机器人不再被称为Sorato了。由于Sorato是谷歌X
Prize的角逐者,而也不再有现金形式奖励的X Prize奖项。X
Prize基金会首先将截止日期从2014年底延长到2015年底,然后延长到2016年底,然后又推到2017年。最后的期限是2018年3月31日。

一旦这些商业着陆器取得成功,客户可以购买这些商业着陆器上的空间来运送他们的“货物”——从空间机构和大学建造的科学仪器到电信公司的技术,甚至那些承诺将亲人的骨灰放在月球上的公司的骨灰盒等。从长远来看,企业可能希望去月球开采水,这些水可能会变成燃料,为火箭提供动力或为人类在月球定居所用。

到这个时间点,ispace的Hakuto似乎有望登月。该公司已与印度的TeamIndus合作,后者已经制造出一个月球登陆器并签订了发射合同。ispace完全可以和印度公司一起登月。该团队驾驶“漫游者”号在日本鸟取沙地进行了最终的现场测试,这里的地形和组成与月球地无异。随着2017年年底临近,ispace公布了第一轮融资的数据,其中9000万美元来自投资者,他们坚信公司对未来太空的看法——也许他们将从谷歌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额外资金。

月球科学家也将受益于商业着陆器。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行星科学家芭芭拉·科恩说:“这一代月球科学家无法通过机器人做任何事情,对于商业着陆器的到来,我们真的很兴奋。”

但是在1月份,袴田健和他的团队发现和印度公司的合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他们通过网上的一篇报道了解到TeamIndus公司的既定计划存在问题。“我们联系了TeamIndus,”袴田健,
“在进行深入交谈之后,我们了解到这次发射遇到了麻烦。”TeamIndus没有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完成月球登陆器,他们的发射合同被取消了。

浩瀚星空,探索永无止境,那些勇于追逐梦想的人,都是真的英雄。

他们接下来的沟通主要面向所有那些给予公司融资的人,以及通过情感支持他们的公众。
“这是困难的时机,”袴田健表示。

X Prize在1月23日也消失了。当时X
Prize基金会认为剩下的五支队伍中没有一支能够在截止日期前完成目标,而谷歌拒绝延期。(截止到4月份,比赛重新开始,但没有现金,只有荣誉)。

但ispace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关于X
Prize奖项的,也不是要让漫游车在月球表面行驶500米。这是关于“月亮谷”的想法。

如果想要打造“月亮谷”,ispace的太空业务就不能仅仅限于日本国内。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雇佣了该公司聘请加拿大人凯尔?阿西诺担任其全球业务开发经理的原因。阿西诺曾设法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艾姆斯成立了一个办公室,探索将仪器放入小型漫游车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卢森堡启动了SpaceResources.lu计划,该计划承诺为在卢森堡设立办事处的太空矿业公司提供资金和优惠政策。这也是阿西诺现在所处的地方。卢森堡相信“空间资源”将成为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标是吸引那些将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的公司前来入驻。或许这就是ispace的未来。

失去X
Prize是次要的。但ispace似乎已经习惯了改变。无论如何,其目标仍然是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