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画院美术馆设立ca88手机版登录,王明明四个人书法展

“文心养真–王念堂期颐书法展”将于2016年3月31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这是当今书坛难得的、颇值得一观的展览。此次展出汇集了百岁老人王念堂先生数十年创作的楷、行、草等书体的精品力作七十余幅,涵盖了中堂、对联、手卷、册页等丰富的传统书写形式,书写内容则多以前人之经典诗词、名言警句,其中更是不乏王念堂先生的百岁新作。展览通过丰富详实的展品为普通观众诠释了作为有两千余年历史的艺术形式,书法艺术依然是承载传统文学经典的最佳方式。更为难得的是,通过展览还会引发我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艺术创作规律、子女教育等方面课题的思考。

  看看现在“五花八门”的各种书法作品,我们不禁会想,书法的本质是什么?中国的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观念形式上的无限创新是否已经脱离了这门传统艺术的本体语言?它的边界在哪?中国传统书画艺术创新的基础应该首先来自传承,而不是漫无边际、没有出处的“自我发挥”和昙花一现的“大胆创造”……这是3月28日在“王念堂、王明明、王卫明书法展”媒体见面会上,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对当前中国传统书法已经渐渐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浮躁社会中演变成标准混乱、法度缺失、边界模糊的艺术门类现状所发出的感慨。

2016年3月31日上午十点,“文心养真–王念堂期颐书法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隆重开幕。此次展出汇集了百岁老人王念堂先生数十年创作的楷、行、草等书体的精品力作七十余幅,涵盖了中堂、对联、手卷、册页等丰富的传统书写形式,书写内容则多以前人之经典诗词、名言警句,其中更是不乏王念堂先生的百岁新作。展览通过丰富详实的展品为观众诠释了作为有两千余年历史的艺术形式,书法艺术依然是承载传统文学经典的最佳方式。更为难得的是,通过展览还会引发我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艺术创作规律、子女教育等方面课题的思考。

百岁人生 体悟书道真妙

  4月3日至11日,一场与“家承”、“传承”有关的特别书法展——“墨缘书韵:王念堂、王明明、王卫明书法展”将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与公众见面。参展的三位艺术家是父子、兄弟,展览将展出三人的真、行、草、隶等书体作品70余件,包括中堂、对联、扇面、手卷等传统书写形式,内容以经典诗词、名言警句为主。展览将向我们诠释书法作为流传两千余年的艺术形式,依然是传承传统文学经典的最佳方式,并且引发我们对文化传承、艺术创作、子女教育、传承等多方面课题的思考。据北京画院研究员介绍,观众可以带着以下5个问题与视角观看本次展览:书法艺术的本质;书法形式的书写是传承传统文学经典的最佳方式;书法艺术发展到当下的问题、误区;“家承”对子女教育的重要性以及对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的思考。

百岁人生 体悟书道真妙

王念堂先生乃当代著名画家、北京画院院长、北京美协主席王明明之父,其百岁人生之路可谓起伏坎坷,亲历了国难动荡、十年浩劫、改革开放和新时代的发展变迁。先生自幼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与熏陶,喜好文学,擅长书画艺术。十五岁时王念堂便只身从山东蓬莱老家闯了关东,在丹东做过学徒也当过账房主管,一九四八年春,刚过而立之年来到了北京(当时的北平),曾担任造纸厂总经理,公私合营后又被下放到车间劳动。改革开放后,先生迎来人生与事业的春天,见证了祖国三十余年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人生的道路多么曲折、艰辛,但先生一直都没曾放下自己的文艺梦想,虽然曾因生活所迫,不能从事文艺专业方面的工作,但几十年来却笔耕不辍,利用业余时间充实学养并坚持从事书法的研习与创作,把“笔墨纸砚”视为人生一乐。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书法是修身、养性、养生及书写自己人生感悟的手段。因此他的字里行间没有半点浮躁、世俗功利之痕,字体廋劲,丰筋神足,风骨尽显,率真豁达间暗含着一股沉静、坚韧之气,书法是其个性的浓缩,也是其人生的写照。毫无疑问,他触及到的是书法的根本。让先生兴奋而激动的是,八十年代后,年过花甲的他终于可以专事自己的梦想“专业”了,时至今日,王老先生已是百岁高龄,但伏案笔耕却依然是他的日课,且念堂老人晚年书风劲朗、豁达,同时又舒展、浑厚。真正达到唐人孙过庭“书谱”所言:“通会之际、人书俱老”的境界。

  王明明在会上谈到,“中国画、书法是有严格的程式的,有边界可循,有法度可依。现在,各种行为书法、装饰书法和稀奇古怪的图式让我们对中国画、书法的期望值无限放大。没有边界的创新会把中国书法置入一个危险的境遇。中国书法的发展应该在其本体中创新,而不是在样式上无限发展,无限是对艺术本身的一种破坏。”

王念堂先生乃当代著名画家、北京画院院长、北京美协主席王明明之父,其百岁人生之路可谓起伏坎坷,亲历了国难动荡、十年浩劫、改革开放和新时代的发展变迁。先生自幼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与熏陶,喜好文学,擅长书画艺术。十五岁时王念堂便只身从山东蓬莱老家闯了关东,在丹东做过学徒也当过账房主管,一九四八年春,刚过而立之年来到了北京(当时的北平),曾担任造纸厂总经理,公私合营后又被下放到车间劳动。改革开放后,先生迎来人生与事业的春天,见证了祖国三十余年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人生的道路多么曲折、艰辛,但先生一直都没曾放下自己的文艺梦想,虽然曾因生活所迫,不能从事文艺专业方面的工作,但几十年来却笔耕不辍,利用业余时间充实学养并坚持从事书法的研习与创作,把“笔墨纸砚”视为人生一乐。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书法是修身、养性、养生及书写自己人生感悟的手段。因此他的字里行间没有半点浮躁、世俗功利之痕,字体廋劲,丰筋神足,风骨尽显,率真豁达间暗含着一股沉静、坚韧之气,书法是其个性的浓缩,也是其人生的写照。毫无疑问,他触及到的是书法的根本。让先生兴奋而激动的是,八十年代后,年过花甲的他终于可以专事自己的梦想“专业”了,时至今日,王老先生已是百岁高龄,但伏案笔耕却依然是他的日课,且念堂老人晚年书风劲朗、豁达,同时又舒展、浑厚。真正达到唐人孙过庭“书谱”所言:“通会之际、人书俱老”的境界。

敦敦教诲 传承三代家学

  从4月3日开始,观众可以亲临北京画院观看此次展览,王明明96岁的父亲王念堂也会亲临现场,展览将持续一周。

敦敦教诲 传承三代家学

在王念堂先生的家庭观念中孩子们的成才才是自己的最大成就,经过他的精心培养,敦敦教诲,家中走出了王明明、王绿霞、王卫明等书画名家。因为自己在文艺方面的眼光,在启蒙阶段王念堂先生就能及时发现孩子们的艺术天赋,因材施教,因势利导,为子女们学艺不遗余力,克服一切困难创造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及学习环境。在先生对艺术的认知中有种强烈的意识:必须要立足于传统,要着重培养孩子的品格、学养及艺术感觉,品格、学养是根本,感觉是前提。他还深知一个道理就是学习艺术必须找大家,起点一定要高,第一口奶非常重要!于是他就带着孩子到处寻访名家大师,想方设法叩开多位名家之门,先后向吴作人、蒋兆和、李苦禅、徐之谦、刘凌沧、顿立夫、启功、康殷、周思聪、卢沉、姚有多等先生求教,名家大师们的教诲不仅使孩子们受益匪浅、进步飞快,他自己的书艺也跟着不断提升。

  王念堂、王明明、王卫明简介

在王念堂先生的家庭观念中孩子们的成才才是自己的最大成就,经过他的精心培养,敦敦教诲,家中走出了王明明、王绿霞、王卫明等书画名家。因为自己在文艺方面的眼光,在启蒙阶段王念堂先生就能及时发现孩子们的艺术天赋,因材施教,因势利导,为子女们学艺不遗余力,克服一切困难创造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及学习环境。在先生对艺术的认知中有种强烈的意识:必须要立足于传统,要着重培养孩子的品格、学养及艺术感觉,品格、学养是根本,感觉是前提。他还深知一个道理就是学习艺术必须找大家,起点一定要高,第一口奶非常重要!于是他就带着孩子到处寻访名家大师,想方设法叩开多位名家之门,先后向吴作人、蒋兆和、李苦禅、徐之谦、刘凌沧、顿立夫、启功、康殷、周思聪、卢沉、姚有多等先生求教,名家大师们的教诲不仅使孩子们受益匪浅、进步飞快,他自己的书艺也跟着不断提升。

如今,王家的第三代王加已是业界颇有成绩的青年学者、策展人,拥有西方文化的教育背景的他不遗余力的在中西文化交流中贡献着自己的努力,还在传统书法研习中秉承着家学。此次展览王加以小楷书写前言,不但形式上使人感觉耳目一新,更为观众真切的讲述了爷爷王念堂的敦敦教诲,“与对待父亲不同的爷爷从未对我有过任何严苛的要求。但当他每每看到我取得点滴进步时,红润和蔼的脸上总堆满了让我心都为之融化的灿烂温暖的笑容。或许除了对隔辈的疼爱之外,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目睹他血脉的延续,正在继承家族文化传承的香火,他引以为傲吧”。

  王念堂是北京画院院长、北京美协主席王明明之父,他十五岁只身从山东蓬莱老家闯关东,在丹东做过学徒也当过账房主管。1948年春,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来到北平(今北京),曾担任造纸厂总经理,公私合营后又被下放到车间劳动,“文革”时也未能幸免牵连,被抄家、遭批判,直至改革开放,才得以落实。不管人生的道路多么曲折、艰辛,但先生一直都没曾放下自己的文艺梦想,因生活所迫,虽不能从事艺术专业方面的工作,但几十年来却笔耕不辍,利用业余时间充实学养并坚持从事书法的研习与创作,把“笔墨纸砚”视为人生一乐,在他这里,书法创作是修身、养性、养生及书写自己人生感悟的手段。因此,他的字里行间字体廋劲,丰筋神足,风骨尽显,率真豁达间暗含着一股沉静、坚韧之气,是其个性的浓缩,也是其人生的写照。现在,老先生已高寿九十六岁,伏案笔耕依然是他的日课。而在王念堂先生的眼里,孩子们的成才才是自己最大的成就,在他的精心培养之下,家里走出了王明明、王绿霞、王卫明等艺术名家。在先生对艺术有种强烈的意识:必须要立足于传统,要着重培养孩子的品格、学养及艺术感觉,品格、学养是根本,感觉是前提。他还深知一个道理,就是学习艺术必须找大家,起点一定要高,第一口奶非常重要!于是他就带着孩子到处寻访名家大师,想方设法叩开多位名家之门,先后向吴作人、李苦禅、徐之谦、顿立夫、启功、康殷等先生求教书艺,名家大师们的殷殷教诲不仅使孩子们受益匪浅、进步飞快,他自己的书艺也跟着不断提升。

如今,王家的第三代王加已是业界颇有成绩的青年学者、策展人,拥有西方文化的教育背景的他不遗余力的在中西文化交流中贡献着自己的努力,还在传统书法研习中秉承着家学。此次展览王加以小楷书写前言,不但形式上使人感觉耳目一新,更为观众真切的讲述了爷爷王念堂的敦敦教诲,“与对待父亲不同的爷爷从未对我有过任何严苛的要求。但当他每每看到我取得点滴进步时,红润和蔼的脸上总堆满了让我心都为之融化的灿烂温暖的笑容。或许除了对隔辈的疼爱之外,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目睹他血脉的延续,正在继承家族文化传承的香火,他引以为傲吧”。

的确,王家的祖孙三代在不断完善自我艺术创作的同时,皆以自身的努力推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三代人之间不断继承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堪称今日社会的典范。所以在此次展览中,我们希望广大观众在欣赏书法作品同时,能够引发更多对于民族传统的思考。

  王明明从小便是远近闻名的书画神童,儿童时期他的作品屡屡参加各类国际书画大展并数次获奖。因受到良好的家学影响,又先后得到李苦禅、吴作人、蒋兆和、刘凌沧、卢沉、周思聪、姚有多诸先生的点拨,使他更明白为人为艺的道理,养成了谦逊、平和、含蓄、执着的个性,这其实也是中国传统文人最可贵的品格,因此在艺术创作上,王明明始终能保持着一种朴素情怀。与父辈不同的是,他可以从事艺术专业工作,在创作上,其博综邃于艺,人物、花鸟、山水、书法皆有所涉,亦都咸自成风,成为当代中国画坛之大家。绘事之余,王明明一直没有中断对书法的研习,他深知书法于中国画创作的重要性,认为书画同源,线是画之骨,如果书法不过关,线条必然立不起来,画则瘫软无神。于是他临碑读帖,醉池数十载。今看其书,早已不是为画而书了,已达到以书表情、独立成艺的层面,其用笔劲厉、欹正互出,书风古意盈然、闲和平静,一股扑面而来的文气与静气,彰显了其儒雅、练达、通透的境界与才情,于喧然闹市中开辟了一片沉稳而又不失清灵的净土。

的确,王家的祖孙三代在不断完善自我艺术创作的同时,皆以自身的努力推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三代人之间不断继承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堪称今日社会的典范。所以在此次展览中,我们希望广大观众在欣赏书法作品同时,能够引发更多对于民族传统的思考。

附:王念堂简历

  王卫明为王明明小弟,他的艺术启蒙阶段和王明明的经历有些类似,三、四岁时便开始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画画,画得水墨画概括大气,寥寥几笔便能画出对象的神采来,作品也经常参加国外的儿童画展亦多次获奖。“文革”时期,因为无法画画,王念堂先生便让孩子们在家里练习书法,王明明习楷书和隶书,王卫明初习楷书,不到一年,一天他偶然试了一篇隶书,被父亲发现了他在隶书上的兴趣与天赋,于是引导他往隶书方面发展。不想,他这一写就是五十余年!其遍临《曹全碑》、《礼器碑》、《史晨碑》、《乙瑛碑》、《张迁碑》、《华山庙碑》、《石门颂》、《西狭颂》、汉简、《痤鹤铭》以及清代伊秉绶、近人王福庵等名帖墨迹。如果说刚开始时王卫明还是在完成父亲、老师布置的任务的话,随着逐步深入,他渐渐地品味出隶书的外在之美及内在之魅,写字于他来说不再是“任务”了,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自觉间进入到了一种非常轻松、自如的状态,于是很早在书法方面便有了自家的面貌,成为当时最为年轻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得到吴作人、启功先生的赞许与肯定,并寄予厚望。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两国文化亦慢慢交流了起来,王卫明以最为年轻的中国书法家身份多次参加“中日书法交流展”。通过对书法进一步的理解与认识,王卫明发现书法需要文化的滋养及书法以外的养分,而近现代以来,传统文化的逐渐势弱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书法创作,当下很多专业书法家缺少了前人所具有的人文底蕴,把书法变成专业,“专业”水平反而并没有得到提高,失去了文化精神的供养以后,和前人差得越来越远,作品太流于表面,只剩下了技法与形式。在这种情境下,王卫明主动地把自己的创作置身于文化的积淀之上,非常注重内修,放弃安闲、稳定的工作,继续到中央美院学习及留学日本京都大学深造,攻读下中国绘画史及佛教绘画史的博士学位,并有多种研究专著面世。学养的增高不但坚定了他的传统信念,同时也进一步滋养了他的书法。与父辈、兄长一样,王卫明对于名利看得非常淡,一直在完善自我。他不刻意去搞创新,不强调“表现”,而是自然地去流露本真。如此,他的“我”反而出来了,其书隽秀、纯净而内敛,甚至还显露出一点简淡与平凡,个性于此显露无遗。

1917年2月生,幼喜书画,爱好文学。1945年曾主编《绿潮文学》刊物。1946年在北京沈从文主编的《平明日报》副刊发表小说《家》,曾主编《南城书画》会刊。

书法由唐碑欧、颜入手,兼及汉魏诸碑。尤工小楷,行书得力于二王、孙过庭、怀素、张旭、文征明、王铎诸家,博取众长,形成既有传统基础,又具有时代气息及个人独特风格。

1987年7月应新加坡中华书学会邀请,曾赴新举行个人书法展。

1991年10月参加《第21回朝日中书艺文化国际交流展》。

1992年赴韩国汉城《世界美术文化交流协会书画展》。

1992年12月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中国名家书画展》(在日本神户展出)。

1993年参加《北京市离退休干部职工书画展》并获书法一等奖。

1994年4月应日本东京美山慈光美术馆邀请,参加《王念堂、王明明、王卫明书画展》开幕式。

1994年4月参加《亚洲书法交流大展》(在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展出)。

作品曾被人民大会堂,日本、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德国等国家、地区收藏。

曾为北京南城书画学会会长,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北京市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新加坡中华书学会评议员,世界文化美术交流协会北京常务理事,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创作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