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警官核实弹孔,费侦探破桃花案

江苏常熟有一名叫桃花的女子,此女天生丽质,宛如桃花般的鲜艳美丽,而且天性聪慧,琴棋书画,无一不能。所以,羡其貌、敬其艺的求婚者络绎不绝。无奈桃花家门第太高,且桃花情窦来开,小伙子们只能望花兴叹。
  同村有一青年男子名叫郎才,学识精博,真可谓是“此郎有才”。但家境贫寒,虽然暗恋桃花却也无法高攀,只能常在桃花家周围徘徊等待,以一睹“桃花”为快。
  谁知红颜薄命,一天桃花父母外出烧香,桃花因赶画一幅花卉,未跟随同行,结果竟在家中被人杀死。其父母回到家中,见女儿惨死,呼天抢地,立即案报警署。
  警署派侦探费翔前往破案。费翔到得现场发现桃花房中留有凶手足迹,足迹一直延续到郎才屋外。于是郎才被作为杀人嫌疑犯被拘进警署。
  郎才说:“我羡慕桃花,闻其恶讯,我死已无可惜了,愿受极刑,但我并没将桃花杀害。”
  费翔见郎才感情真切,查验足印并不与郎才的相符,知是凶手采用的栽赃之计。但凶手是谁呢?他便问郎才:“你可有仇人?”
  “我平素洁身自好,并无仇家。”
  “知道你述恋桃花的,有些什么人?”
  “这就多了,我的亲戚,桃花的家中人,还有两家的街坊邻居都知道此事。”
  费翔把这些人进行排比,在这范围内的有近百人,如何从百人中认出一个真凶呢?他把这些人都召集在桃花家中院子里,对众人说,“这里是一堆石灰,请各位依次从石灰上踩过,以备我检验足印,确定凶手。”
  这些人按照费翔的要求,从那石灰上通过。其中有一个人情绪紧张,走得很慢,而且在行走时故意将足迹搞得模糊不清。费翔在一旁察颜观色,立即将此人抓了起来。经过审讯,他供认了杀害桃花的罪行。
  此人是桃花家的街坊邻居,名叫孙立,也为桃花美色所倾倒。这一天他察得桃花独自在家,觉得机会难得,潜入桃花家中,强奸不成,便将桃花当场杀害。为了嫁祸与人,就故意留下足迹,并将足迹延至郎才屋外,因那时是民国初年,检验足迹指纹的办案方法在国内尚未通行,所以他毫无顾忌。
  其实囿于当时的办案条件,费翔也尚未掌握检验足迹的科学方法,只是隐约感到地上所留足迹与郎才的足迹似乎不像,但也难判真伪,所以虚晃一枪,以探索人们的心理状态,果然拿获了真凶,为郎才洗刷了冤屈。 

  江苏常熟有一名叫桃花的女子,此女天生丽质,宛如桃花般的鲜艳美丽,而且天性聪慧,琴棋书画,无一不能。所以,羡其貌、敬其艺的求婚者络绎不绝。无奈桃花家门第太高,且桃花情窦来开,小伙子们只能望花兴叹。

民国时期,江苏南通有个叫尤通的富翁,虽已60多岁了,还娶了个17岁的姑娘李彩霞为妾。李彩霞为了贪图钱财,倒也处处迎合尤通。在一年多时间里,两人相处尚称和睦。
  后来李彩霞出落得更加美丽成熟,尤通却日见衰老,但他偏不服老,整天舞拳弄棒,锻炼身体,以讨得小妾的欢心。他年轻时混迹江湖,很有些拳腿功夫,无奈年老体衰,耍弄起来不但功架走形,而且有气无力,每每弄巧成拙,惹得李彩霞哭笑不得,唯独他使枪的本领不减当年,仍然能百发百中。
  这一天,正遇尤通生日,亲朋好友都来祝寿。客人们散去后,他却余兴未尽,拔出枪对准墙头上的一只麻雀“砰”地一枪发出,枪响雀落,那死雀跌落墙外。仆人尤小三想爬过墙头去把麻雀取回来,当他爬上墙时,就大声惊叫起来,“不好了,强盗来了!”果然不一会儿听见有人破门而入,果然是强人来抢劫了。
  尤通提枪直奔前院,谁知刚跑到前院迎敌,却被一枪击中,当场气绝身亡,众人正在救护尤通时,强盗已掠夺了大量财物逃走了。
  案子报知了警署。第二天清晨,警官聂海龙来到现场勘察,查验尸体。他发现尤通的脑袋上有一个穿弹孔,前大后小,他便问道:“强盗抢走了什么东西?”
  正在啼哭的李彩霞拿出一张清单,说:“所失窃的财物都列在单上,请看吧!”清单上开列着上百件首饰及衣物的名称。
  聂海龙对同来的助手小卞说道:“你立即到附近的当铺查询,有没有人来销赃的,如有押当清单中所列的物件的人。便立即将人赃拿来。”
  不出半天,小卞在城郊的一个当铺里发现了赃物,并抓获了一个可疑的人。
  那人是个惯盗,在事实面前承认了抢劫尤家的罪行,但不承认枪杀尤通。
  聂海龙声色俱厉地喝道:“你休想避重就轻,带回答署审理!”又回过头来安尉李彩霞说:“你妥善安排后事吧,人赃俱全,谅这强盗无法狡辩,
  一旦审讯明白,当即通知你们。”说完,命小卞押着强盗一同回警署。
  走到半赂,聂海龙悄声对小卞说:“这强盗未必是杀人凶手,你立即返回尤家,在附近隐蔽守候,伺机侦察,如果遇有青年男子与李彩霞亲近,此人便是杀人凶手,立即给我抓来。”
  小卞领命,果然在当晚抓到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一经审讯,案情大白。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尤家的仆人,名叫安玉。李彩霞早与他勾搭成奸,为了谋财害命,她指使安玉在尤通生日那天买通强盗前来抢劫,安玉趁机从后面一枪击毙了尤通。
  这种谋害圈套虽然设计得十分周密,却逃不过富有办案经验的警官聂海龙的眼睛。他首先是从查验弹孔发现疑点。弹孔前大后小,分明是从后面射入的,尤通正面迎敌,怎么后脑会吃着枪弹呢?再说,在须臾之间,李彩霞就能拿出上百件失物的清单,这也分明是事先准备好的,况且尤通与彩霞年龄相差太大,虽名为夫妻,实似祖孙,非常不配,所以就把疑点集中到李彩霞身上。而且他判断杀人凶手必定是尤通的近人,特别是其仆人更为方便行凶。为了麻痹真凶,聂海龙先将强盗确认为凶手,然后吩咐小卞依他的设想行事,果然一举捕获了凶手。李彩霞、安玉与那强盗经过当堂对质,都承认了自己犯罪的事实。 

  同村有一青年男子名叫郎才,学识精博,真可谓是“此郎有才”。但家境贫寒,虽然暗恋桃花却也无法高攀,只能常在桃花家周围徘徊等待,以一睹“桃花”为快。

  谁知红颜薄命,一天桃花父母外出烧香,桃花因赶画一幅花卉,未跟随同行,结果竟在家中被人杀死。其父母回到家中,见女儿惨死,呼天抢地,立即案报警署。

  警署派侦探费翔前往破案。费翔到得现场发现桃花房中留有凶手足迹,足迹一直延续到郎才屋外。于是郎才被作为杀人嫌疑犯被拘进警署。

  郎才说:“我羡慕桃花,闻其恶讯,我死已无可惜了,愿受极刑,但我并没将桃花杀害。”

  费翔见郎才感情真切,查验足印并不与郎才的相符,知是凶手采用的栽赃之计。但凶手是谁呢?他便问郎才:“你可有仇人?”

  “我平素洁身自好,并无仇家。”

  “知道你述恋桃花的,有些什么人?”

  “这就多了,我的亲戚,桃花的家中人,还有两家的街坊邻居都知道此事。”

  费翔把这些人进行排比,在这范围内的有近百人,如何从百人中认出一个真凶呢?他把这些人都召集在桃花家中院子里,对众人说,“这里是一堆石灰,请各位依次从石灰上踩过,以备我检验足印,确定凶手。”

  这些人按照费翔的要求,从那石灰上通过。其中有一个人情绪紧张,走得很慢,而且在行走时故意将足迹搞得模糊不清。费翔在一旁察颜观色,立即将此人抓了起来。经过审讯,他供认了杀害桃花的罪行。

  此人是桃花家的街坊邻居,名叫孙立,也为桃花美色所倾倒。这一天他察得桃花独自在家,觉得机会难得,潜入桃花家中,强奸不成,便将桃花当场杀害。为了嫁祸与人,就故意留下足迹,并将足迹延至郎才屋外,因那时是民国初年,检验足迹指纹的办案方法在国内尚未通行,所以他毫无顾忌。

  其实囿于当时的办案条件,费翔也尚未掌握检验足迹的科学方法,只是隐约感到地上所留足迹与郎才的足迹似乎不像,但也难判真伪,所以虚晃一枪,以探索人们的心理状态,果然拿获了真凶,为郎才洗刷了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