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夏族民共和国智慧传说,沈知县听字判案

有个洋教士看中了襄阳城十字路口的一块地段,想在此繁华地区盖一座教堂。他就找到了房地产的老板,要买地皮。老板说:“这里可是寸金地啊!再说店房成群,这个买卖做不成的。”
  洋教士说:“我只要羊皮大的一块地皮,价钱嘛,任你用银元堆在这块羊皮上,能堆多少,我就给多少。”
  那老板利欲熏心,就同意了这个条件,双方签订了契约。洋教士就去买羊剥皮量地了。谁知他心怀叵测,将羊皮剪成羊皮条,竟将一条街都围了进去,老板觉得受了欺骗,便告到了县衙里。
  沈知县把原告、被告和有关人以及店铺住房的主人都传来县衙。洋教士为了虚张声势造舆论,把在襄阳的洋人都请来助阵。
  沈知县对众人喝道:“这里是公堂所在,所有人都统统给我跪下!”
  中国人一听喝声,齐刷刷地跪了下来,而洋教士与一班洋人都昂首挺立不肯跪下。还强词夺理说:“我们是天主的信徒,只给天主下跪,决不向异教徒下跪!”
  沈知县佯装不懂。间道:“你们的天主是谁?”
  “我主耶稣。”
  “这个名字好陌生,怎么我都没有听到过?”知县装糊涂到底,洋人们发出了一阵笑声。知县对洋教士说:“你把天主的名字写出来!”
  “那还不容易,快取文房四宝来!”洋教士显然是个中国通。
  “不必!”知县拿过公案上的朱笔,伸过手掌,“就写在我手心上好了。”
  洋教士就在知县手心写上“耶稣”两字。知县将手凑近耳旁,突然肃立,说道:“天主耶稣要我传言,要你们统统跪下!”
  洋人们一听此言,俨然把知县当作耶稣的化身,只得跪在大堂上。
  知县又将手心附在耳上,接着对洋教士厉声喝道:“万能的天主耶稣告诉我,你利用财迷心窍的异教徒,玩弄偷梁换柱的鬼把戏去骗人,叫我当堂代天主重责你四十大板!”
ca888亚洲城,  洋教士一听,忙辩驳道:“你撒谎,天主决不会帮异教徒说话的!”但其他洋人却面面相觑,不敢吭声。
  知县喝道:“你竟敢怀疑天主吗?快给我打!”
  差役们闻声上前掀倒洋教士,重打了四十大板。直打得洋教士屁滚尿流,皮开肉绽。
  知县又听了听手掌,说:“万能的天主说,只要这迷途的羔羊退还契约,再不提及此事,可以饶恕他的罪过!”
  洋教士疼痛难忍,只好当场答应:买地契约作废,所付银两全部赔偿给受损失的中国百姓。
  待等洋人走后,知县又恢复了当地父母官的面目,下令重打那利欲熏心的房地产老板四十大板,以儆效尤。百姓们闻听此事,都称赞沈知县断案机智公正。 

  有个洋教士看中了襄阳城十字路口的一块地段,想在此繁华地区盖一座教堂。他就找到了房地产的老板,要买地皮。老板说:“这里可是寸金地啊!再说店房成群,这个买卖做不成的。”

清朝嘉庆年间,藁城县来了一个姓蔡的知县,他上任就听说耿村有位姓靳的秀才好打官司,又爱抱打不平,前任知县都怕他,蔡知县年少气盛,又觉得自己才高八斗,很想见见这个靳秀才,给他点颜

  洋教士说:“我只要羊皮大的一块地皮,价钱嘛,任你用银元堆在这块羊皮上,能堆多少,我就给多少。”

清朝嘉庆年间,藁城县来了一个姓蔡的知县,他上任就听说耿村有位姓靳的秀才好打官司,又爱抱打不平,前任知县都怕他,蔡知县年少气盛,又觉得自己才高八斗,很想见见这个靳秀才,给他点颜色看看。

  那老板利欲熏心,就同意了这个条件,双方签订了契约。洋教士就去买羊剥皮量地了。谁知他心怀叵测,将羊皮剪成羊皮条,竟将一条街都围了进去,老板觉得受了欺骗,便告到了县衙里。

正巧,靳秀才来县衙办事,这天来县衙办事的人很多,师爷早就跟才知县说了,让他先见靳秀才,办完了好让打离开衙门,以免他呆久了惹出是非来,蔡县令听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没事的,我有分寸的,”说完就去招呼别的客人了。最后他才把靳秀才传来,靳秀才见过礼后,蔡知县也不回话,就看起书来,心想:在这大热天里,先让你尝尝跪着的滋味儿,好受不好受吧,他就页一页看个没完没了,靳秀才越跪越生气,越跪越不耐烦,正在这时,机会来了!蔡知县因天气太热,又穿着马蹄官府,头戴红翎子盔帽,天气很热,使他的浑身痒的难受,他又摘下官帽,挠起痒来,靳秀才见了,腾地站起来,蔡知县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喝道:“大胆狂徒!亏你是知书达理之人,怎么不懂规矩?公堂之上,你站着不跪!”靳秀才用手指着蔡知县理直气壮地说:“我跪的是大清律条、顶戴花翎,不是跪那一个人,国法容你公堂卸帽审案吗?我为何要跪?”说完转身甩开双臂离开公堂而去,气的蔡知县浑身哆嗦。

  沈知县把原告、被告和有关人以及店铺住房的主人都传来县衙。洋教士为了虚张声势造舆论,把在襄阳的洋人都请来助阵。

从此,蔡知县为靳秀才不跪之事一直耿耿于怀,这一天,他想起来了,就找了一个借口,让衙役把靳秀才传来,蔡知县坐在大堂之上,两边衙役站立两旁,摆出一副要审案的样子。靳秀才到了大堂之上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不下跪。蔡知县看罢,把惊堂木一拍,说:“大胆刁民,见了本县为何不跪?”靳秀才却站着不动,蔡知县又叫了一声:“跪下!”靳秀才仍毫无反应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蔡知县火冒三丈:“靳秀才我的爷”靳秀才这才应答:“哎,有事?”蔡知县问:“你为何见了本县不跪呢?我叫你爷行了吧?”靳秀才说:“你叫我秀才爷,我叫你县太爷,咱俩扯平了,秀才爷不跪县太爷!”气得蔡知县胡子直翘。

  沈知县对众人喝道:“这里是公堂所在,所有人都统统给我跪下!”

蔡知县两次没听了好听话,于心不甘,这一天,又把靳秀才传到县衙大堂,他见了蔡知县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然后问:“不知县太爷传唤小民有什么事呢?”蔡知县听后阴阳怪气地说:“听说你经常帮人写状纸打官司,你敢告我吗?”靳秀才毫无示弱地说:“告你并不难,只是没有钱,如有半边钱,我就可以告你!”蔡知县想也没想,叫人拿来凿子和一枚嘉庆通宝,亲自把把钱一凿为二,满不在乎又略带讥讽地说:“看你如何告我?”靳秀才不吭不响地接过半枚铜钱后,满脸威严地对着蔡知县说:物证在此,我告你毁坏国宝,欺侮皇上,看你敢当何罪?”说完就拿着半枚铜钱就走,蔡知县一听,吓得冷汗直冒,两腿发抖,连忙起身下堂拦住靳秀才。低声下气地说:“靳秀才慢走,下关知罪了!”靳秀才强忍住笑,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声:“告辞”!便扬长而去,蔡知县这次连气带吓,大病了一场,从此,知道了靳秀才的厉害,再也不敢和靳秀才较劲了!

  中国人一听喝声,齐刷刷地跪了下来,而洋教士与一班洋人都昂首挺立不肯跪下。还强词夺理说:“我们是天主的信徒,只给天主下跪,决不向异教徒下跪!”

  沈知县佯装不懂。间道:“你们的天主是谁?”

  “我主耶稣。”

  “这个名字好陌生,怎么我都没有听到过?”知县装糊涂到底,洋人们发出了一阵笑声。知县对洋教士说:“你把天主的名字写出来!”

  “那还不容易,快取文房四宝来!”洋教士显然是个中国通。

  “不必!”知县拿过公案上的朱笔,伸过手掌,“就写在我手心上好了。”

  洋教士就在知县手心写上“耶稣”两字。知县将手凑近耳旁,突然肃立,说道:“天主耶稣要我传言,要你们统统跪下!”

  洋人们一听此言,俨然把知县当作耶稣的化身,只得跪在大堂上。

  知县又将手心附在耳上,接着对洋教士厉声喝道:“万能的天主耶稣告诉我,你利用财迷心窍的异教徒,玩弄偷梁换柱的鬼把戏去骗人,叫我当堂代天主重责你四十大板!”

  洋教士一听,忙辩驳道:“你撒谎,天主决不会帮异教徒说话的!”但其他洋人却面面相觑,不敢吭声。

  知县喝道:“你竟敢怀疑天主吗?快给我打!”

  差役们闻声上前掀倒洋教士,重打了四十大板。直打得洋教士屁滚尿流,皮开肉绽。

  知县又听了听手掌,说:“万能的天主说,只要这迷途的羔羊退还契约,再不提及此事,可以饶恕他的罪过!”

  洋教士疼痛难忍,只好当场答应:买地契约作废,所付银两全部赔偿给受损失的中国百姓。

  待等洋人走后,知县又恢复了当地父母官的面目,下令重打那利欲熏心的房地产老板四十大板,以儆效尤。百姓们闻听此事,都称赞沈知县断案机智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