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北院区业已获批,紫禁城临建上半年一切拆除

图片 1  3月4日,北京会议中心,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委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5月,故宫文创馆将开到神武门外。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单霁翔 故宫临时建筑上半年全部拆除

2016年,创造了“故宫跑”的石渠宝笈特展迎来了17万观众,很多人慕名而来“围观”清明上河图。

  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每年提交的提案都与文化遗产保护相关。今年他又带来了16份与故宫、文物保护相关的提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说:“用提案呵护文化遗产,是责任,也深感自豪。”

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每年提交的提案都与文化遗产保护相关。今年他又带来了16份与故宫、文物保护相关的提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说:“用提案呵护文化遗产,是责任,也深感自豪。”

昨天,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10月,清明上河图将“动起来”进行世界巡展,动态展示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

  年轻人喜欢《修文物》最让我感动

图片 23月4日,北京会议中心,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委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5月,故宫文创馆将开到神武门外。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此外,提出多年的故宫北院区也已经获批,正在进行规划。

  新京报:《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个纪录片播出前,你是否审片?

年轻人喜欢《修文物》最让我感动

谈文创产品

  单霁翔:没有一直审。包括文化产品、影视、APP、VR,都不能总审,这样就会左右创作者的自主行为。我主要参与两个环节,中间把握内容方向,最后把关品质。不是每个环节都参与。

新京报:《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个纪录片播出前,你是否审片?

今年5月不用进故宫就能购买

  新京报:片子出来,公众这么欢迎,之前预想过吗?

单霁翔:没有一直审。包括文化产品、影视、APP、VR,都不能总审,这样就会左右创作者的自主行为。我主要参与两个环节,中间把握内容方向,最后把关品质。不是每个环节都参与。

北青报:故宫的文创产品大获好评,很多人慕名去购买,但文创产品店在故宫里面,怎么解决?

  单霁翔:预料到可能会有一些人喜欢。但没想到会受到年轻人喜欢。这部片子,最让我感动的是,喜欢这部片子、为片子点赞的都是年轻人。据统计,70%的观众都是18岁到22岁的人,出乎我的意料。年轻人能从修复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文化精神,这是我们最期盼的。

新京报:片子出来,公众这么欢迎,之前预想过吗?

单霁翔:今年5月起就不用再买票进故宫才能买了。世界博物馆的规律是参观完之后走出去之前再挑选纪念品,故宫确实是很多人来就是想买东西,在神武门外有两排我们原来的办公用房,现在正在装修,改成文创馆,游客可以来这里喝喝茶,买买东西。

  新京报:现在故宫文创产品受到热捧,但得买票进故宫去购买,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单霁翔:预料到可能会有一些人喜欢。但没想到会受到年轻人喜欢。这部片子,最让我感动的是,喜欢这部片子、为片子点赞的都是年轻人。据统计,70%的观众都是18岁到22岁的人,出乎我的意料。年轻人能从修复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文化精神,这是我们最期盼的。

北青报:您说过故宫要去商业化,文创产品的营销跟去商业化不矛盾吗?

  单霁翔:世界上一般博物馆,都是把商店安排在最后面,不用带着礼品参观。但有人就会抱怨,只买东西,不看展览,就很麻烦。现在我们就要满足社会需要,把文创商店开到故宫外。今年5月起,我们的文创馆会开到神武门外,现在正在装修布置。在神武门外两条街卖文创产品,游客可以在这里喝喝茶,买买东西。

新京报:现在故宫文创产品受到热捧,但得买票进故宫去购买,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单霁翔:商业是营销,关键是营销方法,是都谈价格还是谈文化内涵,我们希望每一件文创产品都能找到在故宫古建筑和藏品中的渊源,让大家参观故宫,在享受文化的过程中,有把文化带回家的愿望。而且,我们的文创产品是非盈利的,主要收入都投入到了故宫学院、故宫文化讲堂中,去年,我们给孩子们办的讲座有两万两千多场,是世界博物馆中最多的,一到夏天满院子都是学生,而且讲座是免费的,每个人都会满载而归。如果没有文创产品的营销,我们是做不了这些事情的。

  2025年故宫开放面积达85%

单霁翔:世界上一般博物馆,都是把商店安排在最后面,不用带着礼品参观。但有人就会抱怨,只买东西,不看展览,就很麻烦。现在我们就要满足社会需要,把文创商店开到故宫外。今年5月起,我们的文创馆会开到神武门外,现在正在装修布置。在神武门外两条街卖文创产品,游客可以在这里喝喝茶,买买东西。

谈文物修复

  新京报:你曾说希望2020年,紫禁城里面只保留古代建筑和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复建的少数建筑,没有任何一栋现代建筑。现在这一工作进展怎么样了?

2025年故宫开放面积达85%

《修文物》电影70%观众是年轻人

  单霁翔:腾退工作大部分已完成,拆迁也大部分都拆完了。今年上半年所有的临时建筑都要拆完,文物修缮工作也在继续推进。

新京报:你曾说希望2020年,紫禁城里面只保留古代建筑和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复建的少数建筑,没有任何一栋现代建筑。现在这一工作进展怎么样了?

北青报:《我在故宫修文物》电影上映,怎么评价这部片子?

  新京报:你提案里说,有一些跟故宫无关的单位还在里面,主要指哪些?

单霁翔:腾退工作大部分已完成,拆迁也大部分都拆完了。今年上半年所有的临时建筑都要拆完,文物修缮工作也在继续推进。

单霁翔:电影带来了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继续关注。我们的文物修复专家,过去默默无闻,这次摄像头对准了他们,这些人长期这样工作,没想到会感动社会。不过,电影最让我感动的是喜欢这部片子的、给片子点赞的年轻人,有统计说,观众中有70%是18-22岁的年轻人。原本我认为片子是节奏比较慢的,喜欢的人可能是中年、老年人,他们有时间在家里慢慢看的,但是没想到反而是年轻人最喜欢,我觉得非常感动。

  单霁翔:最主要是西华门内的两家单位。走进西华门,就能看到训练运动器具、机动车停车场地等场景,既影响故宫文化遗产安全,也影响故宫博物院进一步扩大开放。

新京报:你提案里说,有一些跟故宫无关的单位还在里面,主要指哪些?

北青报:现在故宫整体修复情况如何?

  现在北京有关单位将搬往通州,在离故宫不远的地方可能会腾出一些办公用房,有望安置故宫宫墙以内与故宫博物院事业发展没有关系的单位。这样一方面故宫能得到完整保护,扩大开放,恢复风貌,这些单位也能得到很好的安置。

单霁翔:最主要是西华门内的两家单位。走进西华门,就能看到训练运动器具、机动车停车场地等场景,既影响故宫文化遗产安全,也影响故宫博物院进一步扩大开放。

单霁翔:故宫的整体修复是2020年完成,为时18年,此前遇到的一些问题现在也都解决了。目前,我们进入了研究型保护项目,因为这次修缮是百年一遇的,使用的技术、工艺、看到的情况都要一一记录下来,待到古建筑修缮结束之时,给后人留下的研究成果也就同时完成。

  新京报:故宫扩大开放面积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现在北京有关单位将搬往通州,在离故宫不远的地方可能会腾出一些办公用房,有望安置故宫宫墙以内与故宫博物院事业发展没有关系的单位。这样一方面故宫能得到完整保护,扩大开放,恢复风貌,这些单位也能得到很好的安置。

谈展览规划

  单霁翔:我们还是有信心能够在2020年之前把所有的古建筑修完、对外开放。现在开放的面积,在过去三年,每年扩大十个百分点以上,以后扩大不会更快了,越到最后越艰难,到2020年以后能开放到80%以上。根据总体规划,到2025年故宫一百年院庆的时候,能达到85.02%的目标。

新京报:故宫扩大开放面积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清明上河图10月“动起来”

  新闻内存

单霁翔:我们还是有信心能够在2020年之前把所有的古建筑修完、对外开放。现在开放的面积,在过去三年,每年扩大十个百分点以上,以后扩大不会更快了,越到最后越艰难,到2020年以后能开放到80%以上。根据总体规划,到2025年故宫一百年院庆的时候,能达到85.02%的目标。

北青报:故宫今年有什么特色展览?

  《我在故宫修文物》

★新闻内存

单霁翔:过去故宫的展览是根据对方的邀请,展出某一类藏品,现在我们会根据对方的需求,结合历史人物、文化现象,凝练成一个鲜明的主题,这个展览是多种文物组合成的一种历史情境。比如,成都博物馆的乾隆皇帝特展,一共119件文物,虽然展览规模不大,但是有63万的观众,突破了历史记录,有“故宫跑”之称的石渠宝笈特展观众才17万。我们正在进行的养心殿的展览,也是书画、古籍、家具等几十类场景的组合。

  从去年年初的三集纪录片到年底的86分钟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导演第一次将镜头对准故宫的文物修复师,记录故宫书画、青铜器、宫廷钟表等稀世珍宝的修复过程,向观众们展示了文物修复师是如何日复一日打理价值连城的“国宝”。

《我在故宫修文物》

去年的石渠宝笈特展很多人都来看清明上河图,今年,我们希望把清明上河图用多种形式“动起来”,包括音乐、人物刻画,还有一天人们从朝阳升起到夕阳西下的生活过程,具体形式暂时保密,到10月份就将巡展世界各地,第一站就是故宫。

  电影上映21天票房622万。导演萧寒在接受采访时感慨,故宫师傅们的慢生活打动了年轻人。

从去年年初的三集纪录片到年底的86分钟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导演第一次将镜头对准故宫的文物修复师,记录故宫书画、青铜器、宫廷钟表等稀世珍宝的修复过程,向观众们展示了文物修复师是如何日复一日打理价值连城的“国宝”。

北青报:除了增加展览数量,如何扩展展览面积?

电影上映21天票房622万。导演萧寒在接受采访时感慨,故宫师傅们的慢生活打动了年轻人。

单霁翔:我们还要有一些专馆。比如故宫北院区已经获批,位置在海淀区最北面的上庄,面积有十万多平米,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总体规划策划,策划大概需要两年左右,到2020年大家可以看到。未来,故宫的几十个展览都会去那边,包括文物修复,现在的故宫面积受限,很多文物没有修复空间,
比如大的帝王画像、家具等,还有地毯修复需要水池,这边也没有,北院区就可以修复大体量的文物。

新京报记者 张维 黄颖

谈故宫开放

加快腾退无关单位

北青报:故宫一共是16万平方米的古建筑,您曾经说过有5.1万平方米要腾退开放,这些地方的现状如何?

单霁翔:5.1万平米是不合理的古建筑利用,比如工作用房。故宫有37个部门,1450名员工,各类管理用房散布在文物建筑中,布局分散、功能交叉,且办公管理用房占用文物建筑的比例较高。同时,由于历史原因,目前故宫宫墙以内仍有部分与故宫博物院没有关系的单位,至今尚未迁出,无论是对于故宫博物院的正常管理,还是这些单位的自身发展,都非常不利。

北青报:哪些是与故宫无关的单位?集中在哪?

单霁翔:有两家单位,在西华门内,走进来就能看到训练运动器具、机动车停车场地的场景,每天有很多大卡车、器材进出故宫,过去矛盾不突出是因为那里都是非开放区域,现在故宫开放面积越来越大,占用的地方既影响文化遗产安全,也影响故宫博物院进一步扩大开放。我今年也写了提案,呼吁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现在,北京市行政部门将搬迁通州,在离故宫不远的地方,会腾退出大量办公用房,就有望安置故宫宫墙以内与故宫博物院事业发展没有关系的单位,还有那些与故宫文化遗产关联密切程度较低的行政管理、经营和研究部门。现在,我们故宫的总体保护规划已经出台,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但在执行方面,希望能够加大力度。

北青报:目前故宫腾退的进展如何?腾退之后的地方如何规划?

单霁翔:腾退基本完成了,而且这些年,故宫全面拆除彩钢房和其他临时建筑,到今年上半年,所有的临时建筑就将拆完了。我们计划依据紫禁城历史上辅助用房的位置,将办公管理用房沿故宫城墙内侧进行布局,从空间组织关系上理顺保护展示与办公管理之间的关系。在开放面积上,前三年每年都能扩大10个百分点,以后就没这么快了,剩下的会越来越艰难,我们争取到2020年能开放80%以上,到2025年故宫百年的时候,能达到85.02%的目标。

文/本报记者 董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