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兹不良率三,银行不良贷款进入揭示期

摘要:记者从温州银监分局获悉,截至9月末,温州全市不良贷款余额247.44亿元、不良率3.13%,分别较年初减少44.01亿元和下降0.69个百分点。其中,不良率是2013年以来的历史低点。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以来不良贷款基本处于下降通道,且非季末月份出现多次双降,与…

⊙记者 高翔 ○编辑 枫林

资产规模扩张显著放缓; “不良”仍有增长压力

  记者从温州银监分局获悉,截至9月末,温州全市不良贷款余额247.44亿元、不良率3.13%,分别较年初减少44.01亿元和下降0.69个百分点。其中,不良率是2013年以来的历史低点。

记者从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上半年形势分析会上获悉,截至6月末,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为1045.9亿元,比5月末减少29.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65%,比上月下降0.06个百分点,实现“双降”。这也是近32个月来,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首现“双降”。

杨佼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以来不良贷款基本处于下降通道,且非季末月份出现多次“双降”,与以往年份“季节性”反复的特征有较大差别。

“双降”的实现意味着不良贷款上升的势头得到了控制,但并不意味着不良贷款就此进入了下行通道,下阶段不良贷款上升的压力仍然存在。从整个上半年来看,不良贷款余额比年初增加94.4亿元,不良率比年初增加0.06个百分点。

当全国的银行都在为面临不良贷款上升而愁眉不展时,深圳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却实现了逆势“双降”。

  前三个季度,温州累计处置不良贷款277.28亿元,同比多处置15.94亿元。前9个月温州全市累计新发生不良贷款233.28亿元,同比减少21.45亿元;特别是1000万元以上大额不良贷款新发生额同比减少7.75亿元。

从增量上看,上半年浙江省新增不良贷款106亿元,排在江苏省之后,位列全国第二。

深圳银监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地区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下降,其中不良贷款余额比年初减少5亿元,不良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这也是自2012年以来,深圳银行业不良贷款持续“双降”。

  不良贷款先行指标也有向好趋势。6月至8月份关注类贷款连续3个月实现月度“双降”;逾期贷款占比创3年内新低,8月末全市逾期贷款余额、占比分别较年初减少51亿和下降0.81个百分点。

逾期贷款为不良贷款的先行指标。数据显示,6月末浙江省人民币逾期贷款余额为1784.2亿元,比年初增加近800亿元,占到全部人民币贷款比重的4.31%,占比较年初上升了1.8个百分点。

有银行业研究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在全国银行业不良贷款都在上升的情况下,深圳地区银行业的表现有些“不合常理”,而未来仍将可能面临和全国同业一样的压力。

  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温州已累计处置银行不良贷款近1500亿元,其中603亿元通过转让方式处置,另还通过核销、清收、上划等方式处置银行不良贷款。目前辖内给3个及以上企业提供担保,同时又被3个及以上企业担保的企业数406个,较2012年末大幅减少810个。全市重大风险担保圈有28个,涉及信贷金额507亿元,分别比年初下降5个和111亿元。

在上半年新增逾期贷款中,逾期30天以下数额为294亿元,逾期30天到90天数额为170.8亿元,超过所有新增逾期贷款的一半,未来有转化为不良贷款的压力。

不良贷款逆势“双降”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存量不良资产的处置也取得局部进展。去年,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配合下,全年处置了301.7亿元的不良贷款。去年开始,温州已在全国率先试水由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来收购不良贷款,开辟了有别于国有四大AMC收购不良资产的新渠道,目前已产生现金收入。

深圳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深圳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95亿元,比年初减少5亿元;不良贷款率0.83%,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其中,中资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81亿元,不良贷款率0.84%;外资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0亿元,不良贷款率0.88%;非银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亿元,不良贷款率0.45%。

更多

这意味着,继去年三季度以来,深圳银行业不良贷款持续“双降”。去年末,深圳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200亿元,不良贷款率0.92%,比当年年初分别减少3亿元、下降0.14个百分点。

深圳银行业这样的表现显然远优于全国同业。据中国银监会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5395亿元,比年初增加467亿元,不良率为0.96%,比年初上升0.01个百分点。

“按道理说,在经济下行时期,全国的银行不良贷款都在进入暴露期,而深圳银行业却反其道而行。”一位研究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这可能与银行对贷款五级分类的“手段”有关。“虽然有统一标准,但在参数选取上有很多‘手段’,可以把资产质量做得比较好看。”他说。

一家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人士此前向本报记者透露,为降低不良贷款,银行采取了不少措施,很多不良贷款并未通过公开渠道处置。据他所知,目前就出现一种通过打包贷款的方式,将不良贷款转让出去。具体做法是,银行发放一笔等额的贷款,让对方用以购买这笔不良贷款,再以较低的利息发放一笔贷款给对方,作为收购不良资产的回报。

公开资料显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力度前所未有。今年6月末,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将476笔不良债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打包转让,仅本金金额就达16.69亿元,而挂牌价仅2000万元,折扣高达98.8%。

不良贷款仍存增长压力

银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报告预计,今年不良贷款余额预计将增长700亿~1000亿元,全年将维持“一降一升”的格局。而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下半年存在较大的违约压力,但不良率突破1.5%的可能性不大。

而浙江和山东两省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据当地银监局披露,今年上半年,浙江全省不良贷款余额按月计算略有下降,但上半年的不良贷款余额仍高达1046亿元,比年初增加94.4亿元,不良率1.65%,比年初上升0.06个百分点。而山东全省上半年不良率虽然下降了0.03个百分点,但贷款余额却达到725.66亿元,比年初增加34.15亿元。

深圳的情况亦是如此。不良贷款余额及不良率虽然总体稳中有降,但这种走势并不稳定。数据显示,同今年一季度相比,二季度深圳地区银行业的上述两项指标就略有反弹。一季末,深圳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分别为193亿元、0.85%,这表明,进入二季度以后,不良贷款余额有所上升。

而这种情况,在去年也曾出现过。去年一季末,深圳全市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为221亿元,比年初增加18亿元;不良贷款率1.10%,比年初上升0.05个百分点,中资银行不良率达到1.14%,远高于同期全国水平。进入二季度和三季度,则维持不良率下降、不良贷款余额上升的态势,直到去年第四季度,这一局面才得以扭转。深圳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当时曾分析认为,这种情况是由于银行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所致。

此外,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不良率持续下降,则有赖于贷款规模的持续增加。今年一季末,深圳银行业贷款余额为22782亿元,到了二季末则为23502亿元,远快于不良贷款增速。而去年的情况也基本如此。上述银行业研究人士认为,在宏观经济总体下行的情况下,深圳地区的银行未来可能同样面临不良贷款增加的压力。

资产规模扩张显著放缓

在不良贷款“双降”的同时,深圳银行业今年上半年的资产规模增速也在大幅放缓。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深圳银行业本外币资产总额48540亿元,仅比年初增长5.8%。而在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6.46%。

此前有消息称,经历了6月的“钱荒”之后,四大行7月存款一度骤减万亿元。深圳银行业虽没有出现这种状况,但增速亦在放慢。截至6月末,深圳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2645亿元,比年初增长9.78%,这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2.5个百分点。其中,中资银行存款余额则是比年初增长10.57%;外资银行增长2.86%;非银机构反而大幅减少16.70%。

贷款方面则呈现出相对平稳增长的局面。截至6月末,深圳银行业本外币贷款余额23502亿元,比年初增长7.50%。其中,中资、外资、非银机构分别增长7.19%、6.67%、16.24%。而在去年同期,深圳全市银行业贷款余额比同年初增长7.63%,相比今年上半年略高0.13个百分点。

深圳一家股份制银行公司银行部人士认为,目前大中型企业有效贷款需求仍然不足,而债券融资规模迅速增加,但随着银行贷款客户的下沉,小微企业贷款意愿仍比较旺盛。据他预计,不排除未来出现小微企业贷款门槛放宽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