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你想像中的那么难堪,因天太黑误认顶峰

原标题:攀登的意义,吾思吾悟

海拔落差大,涉及攀冰、攀岩、雪坡

  Juanito
Oiarzabal,已有25次8000米山峰成功登顶经验的西班牙老牌登山家,今年春季和两个朋友搭档来到我国境内希夏邦马峰攀登。5月11晚日他们发起最后冲顶,经过数十小时奋战后,他们本以为登顶,但后经核对由于夜晚昏暗他们其实看错顶点,Juanito
Oiarzabal也因此遗憾错失第26次8000米山峰成功登顶机会。

图片 1

且有发生滑坠、掉入冰裂缝、雪崩的可能

图片 2
Juanito Oiarzabal黑夜冲顶希夏邦马,误认顶峰

“5点半到达垭口,风气云涌,温度骤降到零下20度左右,等…..导游发话说,等….到6点冲顶,哥我只穿了3件衣服,无抓绒,无毛衣,无冲锋衣,等….的哥手脚冻僵,周身鸡皮疙瘩,哆嗦的卷成一团。5点58、59、6点冲,爬下,抓稳,脸部别朝下,不爬下风哥就带你去山下,不抓稳风哥,就让你玩漂移,脸部最好别朝下,沙石再乱飞,打肿你的脸。等。等…..到天亮,顶这风等(8级左右),等…等…到日出,等…到天亮一等就2小时,等得哥四肢失去知觉,头发晕,嘴皮发紫,等的哥看日出云海的心情都没有,就想睡觉,我知道不能睡,我在山尖下,还有300米就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不能睡,睡了就爬不起来了,可我真有快死的感觉,有长眠于此的念头。冲把9点熬过来了,第一缕阳光打在了脸上,是希望是决心、是自由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灵魂对挣脱羁绊的渴望。冲,抓紧绳索拼命往上爬,那一刻我知道我没有力气大声呐喊,我心里在默默掉泪,心中的又一个高度,欲望的又一个升华,灵魂的又一个洗礼,人身的又一个磨练,去死往的路上,留下的又一个美好的回忆。”

对装备和攀登技术都要求苛刻

  Oiarzabal是世界上第6位登顶全部14座的登山家,2009年他宣布要重登14座,挑战成为全球上第一位两次完成这一壮举的登山者。

图片 3

但这些依然不能阻挡户外爱好者对自由的向往

图片 4
希夏邦马北坡,图中绿色路线为Oiarzabal所攀登路线

以上是我第一次登山,爬四姑娘三峰时写下的日记。回看此日记,用现在对攀登的理解去审视,只觉得无知者无惧。当时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无惧无知的想法喃?我得深思,个人认为有必要给自己来个总结。当时这种想法的产生可能出于以下的意识: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雀儿山攀登攻略

  在博客中,对于这次攀登失误,Oiarzabal感到有一点“沮丧”。

1、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徒步爱好者和单车长途骑行爱好者,对攀登的山峰充满着无限的好奇。

图片 5

  有一些沮丧

2、匮乏的登山知识导致狭小的攀登思维模型。在自己的思维里又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攀登模型,这些缺失的思维就只能用现有的见识去弥补,从而构建出来的就是一个主观完整而客观漏洞百出的思维模型。

雀儿山

  总的来说,真的是精疲力尽的5天。

图片 6

雀儿山(藏语称措拉,意为大鸟羽翼)是位于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的一条山脉,属于横断山脉北部沙鲁里山的余脉。同名主峰(藏语称绒峨扎峰)位于山脉南段,海拔6168米。由于主峰突兀于周围十座5500米的群峰之上,显得主峰特别高峻挺拔,故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

图片 7
攀登途中

我深深的思考,当时我没被冻死已经万幸,居然还让我成功登顶没摔死,我要感谢神山对我的眷顾。当时的我靠着运气成功攀登并安全下撤,引发我一系列对以后攀登的思考。我应该怎么避免愚蠢的行为以及狭窄的思维带给我的不好影响呢,或许我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做。

攀登路线

图片 8
大本营内

1、
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不应该盲目而应该从各个方面去充分的了解(比如现在我想玩皮划艇我必须要做好全面的准备)

成都—康定—甘孜县城—雀儿山大本营—C1—C2—C3—顶峰—C1或者大本营—甘孜县城—康定或新都桥—成都

  事情总是这样,像我们这种乐天派不可能提前用莫非定律来暗示自己。也许那样好些,但终究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

2、直面这项运动的危险是什么?比如:滑坠、落石、失温、高反、错误的技术操作、错误的路线选择等等。如何了解这项危险,我个人认为去搜索引擎查询还不够专业,应该去看过去的事故报告,去分析危险产生的原因,总结在何种情况下发生的这些危险。

图片 9

  我们5月8号离开的大本营,开始攀的很慢,1天的时间完成了1号、2号营地,只是为了最后的冲顶保存体力。抵达3号营地的时候,我们感到有些疲倦了,但还算正常,随后在海拔7500左右,我们宿营休息。

3、如果有条件翻墙出去看世界级大咖的登山报告,感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当自己膨胀的时候以至于谦卑一些。

行程路线

  到了周五5月11号那天,我们睡的很少,准备凌晨4点钟从营地出发。山上有雾,没有月光,看不清方向,这样走真的很疯狂,所以我们只能等待天亮。我们当时是Inaki
Ochoa路线上的唯一一支冲顶队伍,本来刚开始时还要两个芬兰人跟在我们后面。我们艰难的继续向上攀登。

图片 10

D1:成都—康定

  虽然很辛苦,但这条路线很美,是我在喜马拉雅见过的最漂亮路线。虽然它的难度没有其他那么难或者危险,但很长,很笨重,我们在30、40英寸深的积雪中缓慢移动,步伐很小,我们越走越慢,越来越疲劳。我们想转到西南山脊的英国人路线上,晚上在那露营,但信念让我们坚持下来,继续攀登,直至“登顶”。

我的儿子是一个极具攀爬天赋的孩子,在六岁的时候我花钱请教练教他攀岩,在他妈妈的影响下没有继续坚持下去,而选择了学习。因为攀登在她的眼里是极具危险的,攀岩也被列为其中,虽然我想极力游说攀岩不那么危险,但我放弃了。因为儿子现在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我更希望他在篮球或者足球上弥补体育锻炼。我内心也不可否认攀登是危险的,不强迫儿子去学攀岩也是这个原因,可我还在继续攀登,给自己还定制了攀登目标。我想问自己为什么去攀登?

成都集合出发,包车一路经浦江,雅安,泸定到达康定,车程7小时左右。

  夜晚来临,疲惫感愈发强烈,我们头脑也不太清醒,前面光线昏暗。我们判断失误了,以为那就是顶峰。但事实上,希夏邦马的至高点是没有任何特征的。当时我们也有所怀疑,但极度疲劳的身体已不允许我们再做停留,只能连夜下撤。次日早上4点钟,连续攀登22个小时后,我们返回了3号营地。

1、个人都对未知充满着好奇。每次出行都对即将完成的攀登兴奋不已,这种兴奋随着攀登的次数而减弱,又潜移默化的去提升自己攀爬能力挑战更高级的攀登线路来阻止这减弱趋势。今日简史里的一段话可以诠释这种人性:智人的快乐很少取决于客观条件,而是取决于自身的期望,期望又往往会因为各种条件而不断调整。整体客观条件改善的时候,期望也会随之膨胀,于是虽然客观条件可能已经大幅提升,我们却可能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满足。

D2:康定—甘孜

  稍稍休息后,拂晓时我们回头看峰顶和我们攀爬过的路线,一会我们真正意识到,我们确实没有抵达希夏邦马最高点,虽然已经很接近了。我们几个人讨论了下,确信是这个结果。
  本以为我们在晚上登顶希夏邦马创下纪录,随后发现是个错误,并及时通告给能联系到的人,并希望回到大本营后发表‘官方’声明,休息休息,理清楚我们犯错误的原因。

2、
个人多多少少有一点虚荣心,每次攀登一座山峰、攀爬一条线路,在论坛上、在朋友圈总感觉到无比的优越,虽然知道攀登是属于自己的。这种虚荣心很多时候就是冲顶失败后坏心情的制造者。

从康定出发经道孚,炉霍到达甘孜县,车程9小时左右。

  无论如何这就是令人沮丧的现实,在山上发生也很频繁。不过我们也很欣慰,我们竭尽全力了,并且安全的返回。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准备下一次探险。

3、自己平时在带队半自主攀登,多多少已经失去攀登的初衷,更多的是为了初学者不走像我一样的弯路和为了金钱而攀登。

D3:甘孜—雀儿山大本营

  Juanito Oiarzabal,全名为Juan Eusebio Oiarzabal
Urteaga,1956年3月30日出生,西班牙巴斯克地区著名登山家,并著有4本山岳书籍。他是世界上第一位两次登顶世界三大高峰之人(珠峰+乔戈里+干城章嘉峰),目前登顶干城章嘉最年长者(53岁时二次登顶)。2004年的乔戈里攀登中,因为冻伤他失掉了所有的脚趾。

图片 11

从甘孜县城到达大本营一般经过2-3小时的车程到新路海自然保护区,然后徒步1-2小时到大本营。

在营地,裹在睡袋里仰望着帐篷外的天空;亦或是在城市,冲一杯摩卡坐在阳台,目光焦聚在玻璃上雨滴的轨迹…很多时刻我都在想,如果不去攀登生活又如何?

D4:雀儿山大本营—C1

1、如果不去攀登我将不会有登山方面的见识,思想也许被足球、游戏、或是一行优秀的代码占据着甚至是女人,总要在这个雨天闲暇之余思考点什么。

大本营至C1营地垂直爬升800米,一般3-6小时完成,主要是碎石坡,泥土路,只是中间有一段需要在大石头上攀爬,稍有危险。C1营地建在冰川末端的一个较为缓和的碎石坡上。

2、如果不去攀登我可能一辈子只能感受到一次死亡,而并不会给我享受死亡的回忆。

图片 12

3、如果不去攀登我看再多的书,思维方式只能在一个没有自然意识的模型里去思考。

D5:C1—C2**

4、如果不去攀登接触再多的人,我也只能和其他人匆匆擦肩而过,彼此不会去建立生死之交。

从C1-C2需要走4-6小时,几乎全是冰川路段,需要结组而行。前半段为较为缓慢的上升,后半段坡度略大,冰川也更为破碎。

5、如果不去攀登就遇不到您,遇不到思想的寄托处。

如果在7-8月攀登,冰裂缝会更多,而且裂缝中有冰川融水。如果在9月底10月初攀登,大雪会覆盖很多冰裂缝,裂缝中也不会有水。

图片 13

D6:C2—C3**

长坪沟婆缪峰考察攀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2-C3需要3-5小时,前半段是缓慢的雪坡,冰裂缝交错其中,后半段需要攀爬上一个约60°的大雪坡,要使用冰镐和上升器来辅助攀登,如果遇上不好的天气,这里会比较难熬,大雪坡上面就是C3营地。

责任编辑:

在大雪坡的下面有一片小平地,称为高C2营地,有些攀登队伍不设置C3而在此设置C2营地,第二天直接由此冲顶。

图片 14

图片 15

D7:C3—冲顶—C2**

冲顶一般是早上3点出发,经过3-4小时即可到达顶峰,如果遇到好天气,此时正是日出之时,可以在此饱览日出美景。登顶是在6-7点,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顶峰是该区域最高处,风大寒冷,这天千万要注意保暖,不要冻伤。

到达顶峰前同样需要攀爬一个坡度在60°左右的雪坡,不过并不是很高,登上雪坡后还需要沿着一人宽的山脊行走一段才可到达顶峰。在安全的前提下冲顶后返回C3或C2、C1。

图片 16

D8:C2—BC—甘孜**

C2-BC早餐后下撤至BC或甘孜县。

**D9:甘孜—康定—成都**

备注:在攀登过程中可能遇到天气突变,预留1~2天时间调整适应,并根据队员体能状况做调整。

图片 17

衣食住行物

交通:

全国各地成都集合。

包车:从成都到甘孜800多公里的道路一般来说要走两天,多为国道和乡间道路,如果一天完成的话会比较辛苦途中美景也无暇观看,川西风景宜人两天完成会很惬意。

餐饮:

重装徒步穿越加轻装冲顶,环境非常艰苦,补给困难,出发前要带足干粮,千万不要轻视自行前往,可以跟俱乐部或和有攀登经验的户外驴友组队一起。

住宿:

雀儿山攀登,条件艰苦,住宿以露营为主,徒步者要带好帐篷睡袋(最低气温–20度左右)等全套露营装备。

图片 18

装备:

如果你打算雀儿山,那么以下物品是必备的:

高山靴,备徒步鞋,营地鞋,登山头盔,雪镜(备用1副),头巾,抓绒帽,防晒帽,头灯,羽绒睡袋,防潮垫,
冲锋衣裤,排汗内衣裤(登山的时候一件好的内衣是非常值得投资的,因为你需要连续几天穿着。),抓绒衣裤,羽绒服(建议充绒量300克及以上,如果蓬松度能达到800及以上,那就更好了。)羽绒裤(晚上到营地以及冲顶日都是非常寒冷的),袜子(3双),抓绒手套,防水手套,大背包(65L),小背包(36L),保温水壶2L,防晒霜,唇膏,洗漱用品,个人药品,餐具,刀类小工具(套装),备用电池。

技术装备:

攀登雀儿山需要用到冰镐,高山鞋,安全带,下降器,上升器,冰爪等器具,可以租赁也可以自己携带。

图片 19

图片 20

注意事项:

1.雀儿山如果是自主攀登算的上一座提高级技术型山峰,因为此山海拔落差大涉及攀冰、攀岩、雪坡,且有发生滑坠、掉入冰裂缝、雪崩的可能。对整体攀登技术要求苛刻。

2.攀登雀儿山传统路线需要绕道很容易迷失方向,特别是大雾天气。

3.攀登雀儿山需要攀爬各种雪坡、冰坡需要一定的攀冰能力。最后一个坡2个绳距,起步I3中段I2,最后一段山脊横切需要一个绳距存在被风吹下去的风险。

4.雀儿山不建议solo必须结组攀登至少3人、需要带GPS等高线地图。

雀儿山攀登商业队:需要体力+不高反。

自主攀登:需要体力+不高反+熟练的技术装备使用能力+攀冰能力+等高线识别能力。

不建议初级登山爱好者自主攀登雀儿山,风险真的太大。

图片 21

登山等级

普通登山:

比如华山、牛背山这些都是徒步还好者所选择的线路,强身健体还可以与大自然亲近。

高海拔徒步登山:

如:四姑娘大峰、二峰、狮子王峰等,海拔4500以上但只需要一般的徒步装备就可以一览纵山小,但往往存在一定的高反风险和坠崖风险。

高海拔入门级技术型山峰:

如:三峰、哈巴雪山、那玛峰等这些山峰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需要自己掌握基本的攀登技术和一定的体力储备。

高海拔提高级技术型山峰:

如:半脊峰、玄武峰、雀儿山、田海子
等这些山峰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需要自己建设保护站、需要用到一定的攀爬技术涉及到攀岩或者攀冰技能。

高海拔技术性山峰:

如:弯月顶、尖山子峰、玉兔峰、猎人峰、婆缪峰、皇冠峰、博格达峰、幺妹峰等,这些山峰往往带是冰岩混合至少有几个绳距带M,往往需要攀登者掌握攀冰、攀岩、干攀技能。

图片 22